Suddenly, the world backed to normal

這一切來得太快了,我還沒辦法反應過來,
總之,期中考週結束了 (抖)

標題其實是騙人的,以下可能與標題無關


話說 Google Suggest 在這兩週正式上線了;
它留在 Google Labs 的時間其實也不算短呢..

我想大概是因為都在 tune 流量還有 query 的 quality 吧?

比起匆促上線的一些服務,Google 算是滿有良心的了 :p

在學校宿舍的這幾天,電腦都是持續開機上線狀態,
比起一般人,我想我真的是離不開電腦啊..

怎麼我腦袋出現的是「柏格人」這個名詞啊 (抖)

不過我不是生化人,更不會去同化身邊的人,
至於那種「那是因為你還沒變成柏格人」的論調,
嗯.. 邏輯上合理,但是也只僅於此了。

啊,這又讓我想到 NGC 的《世界盡頭的光明》,
如果全球化的最終結果,是讓世界變得更單調空洞,
那麼,人們是否有必要對於自己所造成的錯誤進行檢討呢?

因為基隆這邊沒裝 Cable,所以節目是在家裡設定好錄影的,
希望我回到家的時候還會記得倒帶來看,嘖嘖。

之前曾經出現過錄滿三捲錄影帶,卻一直沒時間看的恐怖事件,
如果再去買個 TiVo,或是把客廳的電腦改裝成 DVR,
我想大概會出現硬碟塞滿,然後更沒有時間看的超恐怖事件吧 XD

嗯,話題好像有點跳太遠了,大家一起跳回來吧。

因為正在調整睡眠時間的關係,最近我的作息很怪,
一想到星期五中午還有咖啡要喝,不由得小囧了一下,
很怕之後的生活會被咖啡因控制著..

呃,不過說不定這樣作息也就被迫正常了?

啊啊。

星期四上午考機率論的時候,老師說了:
「考試的時候不要作弊啊.. 你考不好還有機會及格,
但是作弊的話,除了以零分計算,我還會送學校 blablah..」

總覺得老師是受到了什麼刺激才會這樣說,
一直到傍晚,回到家看到新聞《七成大學生承認作弊》時才恍然大悟;
啊啊,這年頭當老師也滿辛苦的;
不過我是覺得啊,如果作弊只是為了成績,
這樣子考出來的結果,根本就不是你的,
而且這會害得你除了抄襲,什麼都沒學到;
自己要學會對自己的成績負責嘛,唉唉。

我才不覺得是什麼教育失敗,根本就是學生自己不上進。

中午時間處理了幾件事情,Denis 看到我的時候,
總是說 “I always see you in a hurry, …”
嗯,某種程度上,我似乎真的是很匆忙的處理著事情呢 @@

下午,因為沒有專題演講的關係,
時間恰好可以拿來處理薈萃坊開幕要用的海報等等。

就這樣,主要的幾樣工作已經完成。

至於被我擱在一邊很久的程式,今天也總算把程式碼寫完;
看著自己寫的程式,才發現自己還真的滿對不起 boss 的.. ||
前面有太多時間,是在複習被我忘掉很久的 binary file I/O,
用 binary 方式存取資料,速度果然比 ASCII 快上好幾倍啊 (廢話)

百萬級數的資料量,適當的處理過後,處理起來還滿輕快的;
進度總算趕上,接下來要加快寫程式的腳步了。

我喜歡看著自己的程式跑出結果,
這就像是作曲家聽到自己的音樂被演奏一般,
雖然程式的執行不那麼人性化,但它畢竟也是人寫的,
裡面常常會出現一些令人噴飯的東西 (笑)

像是在 demo 的時候,老師一下就抓出一堆 garbage code,
這說明了我程式寫得非常的趕,趕到多了什麼都沒發現,
更別提那些寫到最後堪稱混亂的變數命名.. ||

我會把它們 cleanup 好的,哼哼。

接下來要對資料做的處理越來越有趣了,
雖然還有一些寫作 (?) 技巧不甚熟稔,
but practice makes perfect,
總有一天,我會學會,而且好好利用那些方式的。

來說說台北愛樂吧。

最近幾天我把電腦當收音機用,廿四小時的播著台北愛樂,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樣很浪費網路資源,
但事實上,用 UDP 傳送的網路資料還滿省資源的,
沒什麼人聽反而才是一種浪費;這聽起來很詭異,對吧 :p

從深夜的台北爵士夜、凌晨的音樂水龍頭,
一直到早上的綠色大道、粉紅色森林,
他們每個時段播的音樂都還滿合乎時宜的,
而我最喜歡的,其實是凌晨時間的音樂水龍頭;
有那麼一部份原因是,只有音樂 :p

有時候還可以聽到一些平常聽不到的音樂,
雖然自己沒有厲害到可以說出曲目名稱或是作曲家,
但一旦開始試著去找出曲式的風格、情緒、主題時,
音樂真的就不只是音樂了呢。

當然,我在這方面的素養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的 ~~||

因為星期五還有一堆事情在那邊招手,
今天就先寫到這裡了。

下次我會試著切題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