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搭高鐵去放一個叫做空的東西

今天下午四點半我還在台中烏日喝星巴克,
在五點半前,我已經站在板橋車站等公車了。

頓時覺得,台灣真小呢。

同一個角度來看另外一件事情,
約莫在幾十到幾百毫秒前,這篇訊息還在我的伺服器裡,
可是你現在已經看到它了;世界其實也不怎麼大嘛..

晚點再來補我這兩天發生了什麼事情。

另外,跟時事有關的一些小抱怨..

可不可以不要改名呢?
就算改名,也請保留圍牆上的窗雕吧? 那是藝術品耶。

如果這樣就可以改變人們的想法,
這樣不覺得有些膚淺而且不負責任嗎?

“Look before you le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