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_007: 酸了的咖啡

灑了一身,他把自己弄得十分狼狽不堪,
他知道,自己搞砸了。

懊悔已於事無補。

現在的他,無法使咖啡倒回杯中,
更甭提讓咖啡恢復香醇;
他靜止著,但時間卻殘酷地向前走。

褪不下那件濕了的上衣,只任其風乾,
而咖啡漬,就這樣困擾著他,
一天,兩天,一個星期..

雖然他看著前方,做出毫不在意的眼神,
但大家都知道,其實他正在發送求救訊號。

默默地,安靜地求救著。

他仍舊期盼,那杯已經不存在的咖啡出現..

To be continued.. (hope 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