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_004: 放手 (未完成)

學會放手,知易行難。
雖然同樣的話題我可能談論過許多次了,
但這次我希望以較為正式的文體來寫作,
就當作是對現今網路充斥著火星文的一種反動吧。

那麼,文章就開始了。

  最近整理身邊一些舊物時,竟發現有些東西不知從何而來;而何以會將之留下,亦毫無印象了。像是「為什麼」、「什麼時候」這樣的疑問,不斷地在我猶豫著是否該丟棄物品時,浮現腦海;或許,我該簡單地用「忘記」作為理由,在來不及後悔之前,把那些東西都丟到垃圾桶中。

  對我而言,任何存在身邊的東西都是具有意義的:路燈為了照亮黑暗而佇立於夜路旁、秋葉為了迎接冬季的到來而翩翩颯落──即使是小小的微塵,亦可襯出氣流與陽光的微妙關係;如此推理,我會留下那些東西應該有些理由的。或許是某次活動時留下的小東西,也或許是某次與朋友見面時,所收到的小禮物等等。

  至少在我發現「遺忘」將這些事物的意義削減為零前,都是這樣想的。

  很諷刺吧!留下那些物品,就像是為我的生活留下了實體紀錄,但何奈在過了一段時間後,卻又怎麼也想不起來當時發生的事情!那麼,對此有何對策呢?我選擇了以文字記錄我的想法。在科技昌明的現代,我可以用一點點的記憶體記錄下我的想法──即使這不見得是最好的方式,不可否認的,這讓我得以放掉更多東西。但無論如何,放得掉的仍是有形體的東西。

  「真的能夠完全放開一切嗎?」我常常這樣想著,若真能輕鬆放掉惱人的事,那真是太好了呢。

=== 未完 ===

  這篇文章我寫了很久,但是一直都沒寫完。雖然真的覺得遺憾,但就先這樣擺著吧。
  今天遇到了讓我有些難過的事情,不過.. 我想這樣的心情,總是會過去的;在那之前,文章就先這樣擺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