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與嗅 — III

嗯.. 昨天因為累趴了,就沒有繼續接寫文章,
今天來續寫吧 (不知道哪天才會寫完.. 汗)

這次要說的是.. 台下、台上。

在台上短短的十來分鐘,台下可真的是要好幾年功啊!

甫進松韻之初,我接觸到的歌就是文藝復興,
當初是為了創立十年的合唱音樂會而練習,
文藝復興的曲目,可以拿來練習音準與和聲,
幾年練下來,大家似乎也在不知不覺中有了進步,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勞苦功高的歐弟啊 (遠目)

「我們要在台上建造出一座教堂」,就是這種感覺。

《Cantate Domino》這首歌用正常速度走完
也不過一分多鐘,但要練到好卻花了我們很多時間,
能夠拿到最佳文藝復興,對松韻無疑是最大的肯定 ; )

或許是因為練到某種程度,這首歌唱起來不是很緊張..
而讓我們得到最佳獨唱的第二首歌,
《十八姑娘》卻不是如此。

雖然在練習的時候聽過、
雖然覺得這首是再平常也不過的曲子,
但在前奏開始時,我的腦袋裡真的是一片空白,
什麼動作啊、走位的,隨著笑容的僵化而逃竄不已..

就在臉上的笑容顫抖到不行,冷汗直冒的時候,
季霖學長開口唱出了第一句歌詞..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季霖學長的歌聲後,
方才令人膽顫的不安,竟一掃而空!

漸漸地,看得清楚台下的觀眾了,
開始能夠自在地微笑與搖晃 (笑)

曲罷,松韻的大家若有所思地凝望著遠方。

最後一首,是《Italian Salad》,
雖然曲名中有沙拉,但內容是與沙拉無關的.. 囧rz

這首曲子滿大的,整體言練的時間不算很長,
在上台的時候我還是唱得有點心虛 @@

嗯.. 我又累了,今天就寫到這裡吧 Orz

待續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