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才是日記

嗯.. 應該算是昨天的日記了,現在是凌晨啦。

星期三,一如往常地出門,前往基隆處理學校的工作,
還有和光光、昌航約的,要去台北光華跟 NOVA 買東西。

早上十點跟辦公室有約,搭火車卻誤點誤很大,
從基隆車站搭計程車去學校,最後還是沒趕到.. (嘆)

最後事情拖到十一點多才開始處理,
在那之前,我還要把星期二重灌完的主機的程式裝完。

手邊的工作多了不少,畢竟開學在即;
中心的設備不整頓好,開學上課就有趣了 Orz

而自己應該整理的東西也沒處理完,
學校用的電腦說要重灌,最後還是丟在一邊..

真糟糕,連幫自己重灌電腦的時間都沒有,
這樣下去要找人來幫我重灌.. 囧rz
還是直接買顆新硬碟,這樣就不用備份資料了,
反正要用就可以再 copy 回去.. (汗)

打電話要光光一起來處理事情,
新任職員光光似乎還不適應這裡的工作呢,嘖嘖。

就在忙到動心忍性、空乏其身 (?) 的時候,
右拳打電話來,說今天下午不能去剪頭髮,
有一場音樂會要聽。

「噢!」我完全忘記了這件事情了

..所以說今天行程變得更不可思議了。

呃.. 那頭髮呢? 我這星期還有時間嗎 (sigh)

這兩個星期,雖然沒有開學,
但是過的生活其實比真正的上課時間還忙;
回過神時開學日已經逼近,微笑著向我走來。

整個上午時間,就忙著處理設備的問題,
我的工作性質真的非常廣泛啊 (遠目)

約莫中午,昌航到學校跟我們會合,
最後莫名奇妙地,也跟我們一起工作起來了。

上次好像也這樣讓童童忙到了,真是對不住。
..童童! 歹勢啊! Orz

下午,前些天訂的,
十分貴的 IBM Netfinity 專用 SDRAM,下午送到了;
256 MB 的 SDRAM 有多貴呢? 自己去創見查查吧.. (遠目)

在這之前還有 IOGEAR 的 KVM.. 果然是很好用啊!
這算是忙碌生活中的一點樂趣吧?

匆匆地將學校的事情處理完,
準備從基隆出發去台北的時候,已經是兩三點左右了。

結束前,出現了這樣的對話..

「明天你還可以來嗎?」
『啊.. 我.. 盡量..』

我這才想起來,我還要回松高處理 BBS 小問題,
這兩天不知道為什麼機器反應又時有時無,
traceroute 的結果是卡在台北市教育局..
但是 WWW 正常啊.. 到底是怎樣 = =*

回到往台北的路上。

因為受夠了火車,今天嘗試坐國光號到北科大。

嗯.. 看來我以後應該都要搭國光,
人少的時候可真是安靜舒服啊! XD

一行人到了光華,去買了燒錄片跟《數位密碼》,
稍微晃了一下就衝到 NOVA,讓昌航增購配備。

對了,《ケロロ軍曹》的 DVD 我一直很想買呢,
無奈最近似乎有點超支,這不是好現象;
再看看哪天有存到那個錢再說吧。

時間是下午六點多,距離表演開始還有一個小時多,
在西門站和光光昌航分開,轉搭小南門線。

為什麼我不直接從北車搭紅線啊.. 看來我還沒睡飽。

嗯,最後在中正紀念堂站還走錯出口,
晃到南門市場,呆站在路口,找尋著中正紀念堂。

好不容易,總算和右拳會合,
晃到 Mos Burger,點了參匆忙地吃
── 這是這天能夠稱得上是正餐的一餐。

接著遇到了季霖,被關心了一下我背譜的進度。
啊,我現在還只會 Pia-no, Pia-no.. (大汗)
總覺得我的忙碌生活,似乎造成了許多尷尬 @@

最後聯絡到涓涓,大家碰面拿了票,
聊個天時間也就差不多了,準備進場。

備註: 到這裡,一日累計支出已經破千了我想.. |||

今天是波蘭 AMU Academic Choir 的演出,
由拉縴人主辦,而三百元的票,
卻坐在國家音樂廳前面的位子,值回票價呢。

整場演出,雖然有些小小詭異的聲音出現,
不過整體而言,聲音十分地漂亮啊!

特別是 AMU 的泛音,
聽到一群人唱出來的時候,真的會起雞皮疙瘩喔。

中間拉縴人出來串場,不過我當時有點半昏迷,
呃,應該說我上半場都還不是很清醒,太累了。

坐在音樂廳,聽著歐洲來的合唱團,
又讓我想到合唱音樂節的時候,
和學員們一起聽音樂會的光景..

是不久的從前,但現在覺得十分遙遠。

下半場的音樂是比較耳熟能詳的,
因此我清醒著,可喜可賀。

整場音樂會,除了值回票價以外,
也讓我們再次確認,歐洲合唱難以言喻的魅力。

最喜歡的曲目很奇怪地,是安可曲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拉縴人加上 AMU 的聲音,卻不覺突兀,
最後提高半音,就像直接敲鋼琴一樣準,
真是讓我為之汗顏啊..

現在在家裡,聽著 AMU 的 CD (嘿嘿,啦啦啦),
這首歌也在裡面,真是令人愛不釋手啊啊啊。

希望以後能有機會在聽到歐洲團唱的歌。

順道推薦,德國黑森林歌手 (Die Singphoniker) 的
《A Tribute to Simon & Garfunkel》
這張 CD 突破傳統,以多軌錄音方式灌錄,
也因此可以不斷重錄而不影響整體,
最後的成果就是,漂亮的人聲呈現!

還有史溫格歌手 (The Swingle Singers) 的系列,
最近在博客來買了兩張,其中一張是
《Tchaikovsky : 1812 Overture》,
是新舊混音重新灌錄的,
不知道和以前聽到的版本一不一樣 @@

嗯,等 CD 送到手上就知道了。

..於是這兩天花了很多錢。

晚上心情不是很好,原因很複雜,
不過我想.. 開學忙起來之後可能就沒感覺了。

但願如此,但願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