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_002: 夢

夢和真實之間,我到底站在哪裡..
它是我灰暗面的投射,亦或是對社會的反動呢?

不知道為什麼,常常會夢到一些我從來沒遇過的人事物..
而且常常在夢裡看到同樣的場景、同樣的人物,
唯一不同的,就是這些夢是連續的.. 就像在看連續劇一般。

我不是不信鬼神,而是寧願敬而遠之,
而打從有這樣的夢以來,也一直都沒發生什麼大狀況..

有人說,夢是現實生活中的投射,
可無論如何,夢中應該不會出現殘暴的畫面吧?
但,它們在我的夢裡出現了!

那麼,是躲在我腦袋裡面,一片純粹的黑暗面嗎? 其實不然。
畫面雖然殘暴,但卻是如此地貼近生活,
如此地真實且耐人尋味的。

而日有所思,或許也真會造就夜有所夢吧?
就說說最近發生的夢好了。

前陣子參加了合唱營,過了充實的一個星期,
而在活動進行中,每日的作息堪稱正常..

一周下來也沒發生什麼事情,除了在夢到一些生活週遭的事情。

當天因為還有慶功茶會,晚了些回家,
而回家途中又不知道為什麼迷了路.. 回到家已經不早了。

就在盥洗完畢後,躺到床上,輾轉反側了一陣。

我慢慢地感受到睡意,就這樣進入了淺淺的睡眠.. 而夢,也就這樣開始了。

一群半透明的人,男男女女,以我沒有聽過的語言在那裡唱著、笑著,
而一位看似指揮的人,也面露輕鬆地指揮著團員;
半醒著的我,不經意地聽到了聲音,向他們看去。

其中一位女生對我笑了笑,彷彿是在問我他們的歌聲如何..
不可否認的,那樣的歌聲不陌生,但我怎樣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聽過,
而那位女生.. 應該也見過面,可就是想不起來.. 或許,是在別的夢境中吧?

他們唱著,我靜靜地地聽著,並嘗試讓自己入睡.. 可是怎樣就是無法睡著。

片刻,曲目結束了。

指揮轉過身,對我露出淺淺地微笑,
而我也回以微笑,並將他們歌聲很好聽的訊息 “想” 了出去。

他微笑著敞開了雙臂,往我的方向走來,作勢要抱住我.. 我沒有拒絕。

接著,我開始感受到一股力量,緊緊地抱著我,
我無法動彈、無法說話,但心中卻沒有什麼恐懼的感覺,
因為這不是第一次了。

我輕輕地在腦中想著,我累了,讓我休息吧..
臉上感受到撫觸,而身上的力量也慢慢地消失了,
漸漸地,我真正地張開了眼睛。

時間約莫是凌晨四五點吧?

只見窗外微微發散出曙光,我確信,我是真的醒了。

雖然覺得毛毛的,但我相信他們沒有惡意。

或許是他們看到我參加了合唱營,才會找上我;
也或許是因為我參加了合唱營,才會夢到這樣的夢吧?

總覺得我在某個時間地點,不是我自己,而是另外一個人..

在許多片段中,我看到了事件的發生,過程與結束;
無論如何,這些經歷對我確實有所影響,也讓我改變了許多對事物的看法。

After all, 這不全然是壞事。

科學地說,是我太累、太多心事嗎?

..或許吧?

但我寧可信其有,或許他們也只是想要有人陪伴吧?

最後..
我想說,只要不嚇到我.. 其實我是不介意被打擾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