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甚深卻坐在電腦前面

因論文資料準備進度延滯的關係,
這幾天的深夜我都坐在電腦前。

倒也不是我日以繼夜的工作,
只是,白天實在有太多擾人的聲音,
像是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的公車,
或是附近公有市場的人群聲,
又或是,附近鄰居小孩的哭鬧聲之類的,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甚喜歡那些聲音。

不打算在這部份多做著墨,
關於半夜工作這件事情,就寫到此為止,
下面就來寫寫最近的流水帳日記吧。


星期六,久違的松韻團練。

因為一些奇妙的原因,松韻目前是租場地練唱的,
但令人不解的是,最近的團練人數不甚穩定,
像是 bass 就只剩右拳一個人,很有 solo 的感覺,
如果沒記錯的話,alto 的人數似乎也不多.. @@

雖然合唱不是全部,但既然參加了,還是敬業些吧。

因為星期天就是冬至,大家還吃了東區粉圓,
吃了甜甜的東西,希望新的一年也能順順利利。

當天除了既定的進度外,還練了首聖誕歌,
是說,音樂會的時間好像不是聖誕節啊?

唱個應景的歌,感覺也滿不錯的就是。


練唱結束後,跨年四人組就這樣四處亂晃,
稍微討論了一下,決定要去深坑吃吃臭豆腐;
看時間還早,便先在阿汪家附近的聯禾咖啡稍作休息。

我會開始喝咖啡,其實是有原因的,
簡單地說,是不想忘記國中時的一些回憶,
但喝了這麼久,到了最近才開始喝起單品咖啡,
我想,該找段時間去試試生活圈中的幾家咖啡店才是。

在聯禾咖啡和阿汪對於咖啡進行了一些討論,
發現自己應該學著用簡單的設備煮煮咖啡,
或是,像上面才剛寫到的,多試試不同的店家。

其實我對連鎖咖啡沒有什麼負面意見,
只是仔細想想才發現,自己在這上面花了滿多錢,
但喝到的風味卻是一成不變,實在有些可惜了。


品嚐完幾種不同的咖啡後,四個人便往深坑前進。

雖然位在台北市,但深坑總給人不像是在台北的感覺,
吃了幾道不同的臭豆腐料理,在老街繞了一圈後,
就又回到了車上,思考著接下來要去哪裡逛逛。

於是就在還不確定要去哪裡,但又開著車的狀況下,
四個人就這樣跑到了淡水漁人碼頭 (!)

走過情人橋,聽著兩邊餐廳奇妙的歌聲打架,
抬頭看了看天空,發現獵戶座清晰可見,
於是右拳便提議上陽明山碰碰運氣。

是的,我們就這樣跑到了百拉卡。


運氣很好,山上沒有起霧,能見度不錯,
遠離城市的光害,抬頭便可看見滿天星斗。

這似乎是我第一次在台北市看到這麼多星星,
對於跨年在阿里山所能看到的星空,更加期待了。


每次跟松韻出門總能聽到些有趣的事,
在堪稱無聊的生活中,這真是一劑強心針啊。

謝謝你們 :)


噢,我該繼續追趕進度了 Orz


即使是簡單的寒暄,也不只是噓寒問暖,有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