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陣子沒寫

這幾年因為 SNS 的關係,Blog 幾乎成了標誌過去的紀念碑。


我還滿懷念每天只要專注在 Blog 的時間,
在這當下,可以稍稍心無旁鶩地把一些事情寫出來,
也能整理一段時間累積在心裏的壓力或是想法。

網路從來都不是宣洩情緒的好地方,
我也覺得,對於「交朋友」這件事情來說,
網路也不見得是必要的條件,
畢竟,飛鴿傳書也能以文會友啊 (笑)


雖然想寫很多,但我真的該睡了,
就等下次我想到打開這裡的時候再慢慢寫吧。

主流或非主流/一年就這樣過了

覺得很久沒有寫 blog,想想也該來更新一下。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算不上是主流類型的人,
認知、喜好都不大主流,長相、個性更稱不上是主流。

要說是邊緣人嘛.. 也不是主流的那種邊緣。

高中時曾經有同學跟我說:「我覺得啊,你是個完全沒有特色的人」,
當時有點受傷的感覺,但現在想想,反而覺得這似乎是種稱讚。

畢竟要一直受人矚目,一直在主流的壓力也是很大的,
只是身在當中理智與感知可能會被蒙蔽,
要到火燒到了眼前、燙了、受傷了才會發現。


然後就這樣逃啊逃地活到了現在,某種程度上好像也是種悲哀。


2016 發生了很多事情。

我離開了那份獨自撐了兩年,以為可以做出甚麼成果的工作,
跳進另外一間公司,開拓了新的視野,認識了許多新朋友,
雖然過程不全然是開心的,但身心狀況好轉許多。

而從我第一份工作,萬眾矚目的 KKBOX 離職之後的壓力,
也在四年後的現在稍顯雲淡風輕。


說實話,到現在看到 K 社的人事物我還是會怕。


人生有多少次機會?

或許只要好好活著,就有無窮盡的機會吧。


讓人感到不安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希望明年大家都能過得更好。

實在很不愛處理人際關係的事情

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刪除或是封鎖人了。

這真的不是踩到底線還是甚麼,
只是覺得,要去維持這樣的人際關係好麻煩;
不該出現誤會的事情就一定會出現誤會,
覺得不會被錯誤解讀的話語,最後就一定會被錯誤解讀,
我實在很厭倦一再地處理這些事情。

要討厭我就討厭我,要喜歡我就喜歡我吧,
人生實在不該被框限在那種磨來磨去的圈圈裡。

最近

最近發生好幾起兇案,看著心裡實在是難過。


人有沒有決定他人生死的權力呢?

輕易地殺了一個人,和輕易懷孕生下小孩,
到底是誰的罪孽比較深重呢?

這問題大概也沒有甚麼答案。


最難過的點其實是沒有好好說再見。

新工作

休息了一個月之後,在六月我開始了新工作,
因為一直有人問,就寫個文宣告周知吧。


新的工作能接觸到更多程式以外的事情,
我也真的希望自己十年後不要還是靠寫程式過活,
那樣的生活太痛苦了。

能多學到甚麼呢,我自己也充滿期待呢。


想找我聊聊天吃吃飯的朋友,也請不要客氣,
工作忙碌之餘,該見面還是要見面的。

難過只得三十秒

身邊一些朋友都說我要找工作應該不難,
但和大家一樣,我也是被放在人肉市場上販售的勞力。

寫程式對我來說不是一種天分,也不是甚麼專長,
反而像術士般,不明所以地唸出咒語來,居然有效,
然後,碰巧又在人生旅途中遇上了其他術士,
大家有時候成群結隊,一起分享那些念咒的心得,
有時又會孤零零地一個人面對著恐怖的怪獸。


就這樣日復一日地打怪,偶然間坐下一想,
原來我們這些術士都是靠著那些怪獸養大的,
而怪獸其實也永遠都殺不死。

某種程度上,這世界其實已經變成怪獸的,
術士或是勇者的存在,只是為了帶給人們希望。

用血汗換來的,多廉價的希望啊。


這幾年體認到,不轉職自己就永遠是只棋子,
也是時候想想未來幾年的人生方向了。


難的真的不是找工作,而是找到人生的方向。


至於那些傷害我的,
你們只是在用自己的血砌自己的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