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過了快一半

我的 Blog 一年內居然寫不到 10 篇,
這幾年自己網路使用習慣改變的方向大得驚人。


最近一周台灣,或是說全世界,不大平靜,
看著電視新聞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是這些藏在心中的恐懼造就了這個社會的冷漠,
還是這個社會的冷漠造就了那些藏在心中的恐懼呢?

問這樣無解的問題實在於事無補,
真的要說,我會去想自己是不是也成為了幫兇。

在身邊發生的事情,是不能也不該裝作事不關己。

我相信即便只是好好想想,也能改變世界。


從二月中休息到現在,我的體重有點接近失控,
最近是該好好控制飲食作息,進入恢復期了。

忙的時候總是想休息,休息的時候又嫌太無聊,
覺得會這樣想的自己真是莫名其妙。


每個人都有一個本我,你多久沒和他對話了?

520

要不是朋友提醒,我還不知道今天是 520。

不過這個日子讓我最先想到的是總統就職,真是慘。


不知不覺也就休息了三個月,某種程度上還真覺得自己像是廢人一樣。

預計要做的事雖然都有做,但進度總是有點差強人意,
我想可能是我的執行力不如以往,也或許只是單純的想揮霍時間。

嗯,上面寫的就是藉口吧。

實際上是想懶洋洋的休息一陣子。


人生迷航的感覺不是最近才出現,
但總有種越往前越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的感覺,
到底要怎麼消除這種不確定感,到目前還是無解。

或許人生就是要誤打誤撞的吧。

寫給親愛的你

其實類似的話我之前也在噗浪或是臉書說過,
只是當時 Blog 也一直在故障中,於是就沒寫上來。

既然修好了,那就當作 Blog 回歸第一篇吧。


曾有那麼一段時間,我一想到再也見不到誰而感到難過,
不是我不願意去找他,而是他已經不在。

你問我是不是還是很想念那些逝去的人們,
是的,我懷念任何逝去的事物,
但因為這些懷念,我失去了更多。

為此,我工作上表現失常,
甚至連正常的人際關係都出現障礙,
所謂觸景傷情絕非只是傷情而已,
而說沒事,也不是真的沒事。

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不是嗎。

感謝身邊的親友,我現在好多了。

我不確定自己是否已經痊癒,
至少過去這段時間,我又理解了一些甚麼。


傷心難過人人都有,
每個人所能容忍的負面情緒也有所不同,
誠如我們無法了解每個人一般,
對方沒有責任更沒有義務去理解你。

別期望這殘酷的世界會對你網開一面,
我不特別,你也只是普通的人,take it。

如果那些言語只是為了引起注意,
那麼,適可而止吧。

我不是說你從此就該噤聲不語,
只是,有些話比較適合對自己說,
而有些只能私下說。

該如何拿捏真的很難,我也還在摸索。

親愛的你,站在朋友的立場,
你所做的任何決定說的任何話我都會尊重,
但隨之而來的任何後果,你要自己承擔。

在此之前,請善待自己好嗎?


我好討厭這句話,因為它實在的好令人刺痛:

這是你的人生,你要對自己負責。

把 Blog 搬出來

因為實在是太懶得自己管機器,於是就搬出來了。

現在是放在 OpenShift 上面,
先放一陣子看看狀況如何吧。

為了讓 wp_mail() 能動,另外加掛了 SMTP 外掛,
寄信出去的部分應該要正常,提醒自己檢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