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難得還算新鮮的日記

嗯,星期天我看完了《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
所以,依照與日記的約定,來寫心得了。


在這看似芭樂的標題下,作者以沒有壓力的文字,
刻畫出了屬於笑子、睦月的婚姻與情人阿紺的愛情故事;
看到一半的時候,我想到了《盛夏光年》這本書,
但後者的故事不是閃閃發亮的,反而充滿了苦澀滋味。

當同學們問,這是什麼樣的故事時,
我說:「這是一位女生與兩位男生之間的愛情故事,」
而大家總是乍似了解地問:「那,最後那個女的跟了誰?」

然後我也只能慢慢說:
「一位女生與,『兩位男生』之間的愛情故事」
再說,沒有最後選擇誰的問題啊 (遠)

「啊? 什麼鬼?」大家的反應實在是很有趣。


三個人彼此有著密切的關係,誰也不能缺了誰,
常擔心自己會傷害到對方、擔心秘密被其他人發現,
關心著卻又說不出口、希望能被關愛卻又不想為難對方,
就這樣,努力地保持著微妙的平衡..

──如果能一直都這樣,那該有多好?

閱讀笑子與睦月的內心想法與彼此間的對話,
沒有坊間愛情小說你愛我、我愛你的俗爛俗氣,
更多更多的,是細膩的關懷、體貼與諒解,
笑子、睦月和阿紺,比誰都更加珍惜這份幸福。

看完故事之後,除了被這樣的故事設定嚇到外,
這本書打破了我對「愛情」的既有看法,
在兩位主角中迴繞,以第一人稱的方式述說著故事,
陽光灑落的房間、清爽的客廳、夜空下的陽台..

看著看著,讓人有那麼一點嚮往了呢。

讓我最感動的,是他們彼此間的信任與體諒,
能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被這樣的體貼包圍著,
這樣的對象大概只可遇不可求吧 :p


這本書沒有明確的結局,但譯者在序中也說明,
作者在 2002 年已經出版了該故事的續集,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引進台灣啊.. ||


怪了,我覺得好像沒寫到什麼心得耶,糟糕。

聽說明天要系所評鑑,現在除了看熟評鑑資料外,
還要想辦法生出星期報 paper 要用的投影片。

可是,聽說我 paper 還沒讀完啊 (炸)

那麼,我要去努力了。

今天開始看金馬影展了

有點很不好意思說,
我今天看的第一部金馬影展電影,
是楊德昌導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什麼,我已經寫出來了嗎?
那,只好繼續寫下去了。

從我閱讀書籍的速度與理解深度來看,
要在短短數小時內把電影看完並做出解析;
這次播出的是四個小時的完整版本,
加上沒有打上字幕,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
四個小時中,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聽懂台詞,
連我自己都覺得很詭異,明明就都是中文啊 Orz

在電影播出前,影展單位似乎邀了片中幾位演員觀影;
十幾年前的青少年,現在都已經邁入中年成為社會中堅了呢,
昨天才在電視轉播的公益棒球賽中看到的唐從聖也在其中,
他說自己在裡面也輒了臨演一角,但是到現在自己都還沒找出來過。

四個小時看完後,似乎真的沒有看到他的身影啊 @@||

這部片子敘述的是.. 唔,請點這裡 (懶惰狀)

接下來就是一堆看完之後的 murmurs,
因為自認沒什麼營養,不想看的人可以跳過 (默)


影片開始後沒多久,我腦袋想到的東西,
是高中時認識的小白喵跟大學同學小三,
另外便是在電視劇《孽子》中灰暗的場景,
還有白先勇先生在《台北人》中對當時台北人的描述,
與蔡康永《痛快日記》中記述的上海式生活。

或許是因為歷史課本的關係吧,我不喜歡那個時代,
片中營造的,小四身邊的煩悶空氣讓人有些喘不過氣;
但那也或許是因為 in89 的警鈴響了幾次,
加上旁邊的歐巴桑小姐不斷地跟影片「互動」的關係吧 @@

國民政府播遷來台,戒嚴時期;
那是個沒有政治口水,但政治一如今日糟糕的時代,
不變的是,青少年依舊是青少年,
一樣有著各式各樣的煩惱與無從宣洩的情緒。

中間出現幾場打打殺殺的畫面,
一時間讓人有點摸不著頭緒,
回到家問了 Google 之後才搞懂了始末;
不過因為沒有心得,所以要快轉到最後一個場景了 XD

小四的女友,小明,在他被退學後沒多久,
變成了好友小馬的女朋友;對此小四不以為意,
並為自己找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他之後找了小馬談,卻因而萌生殺意。

帶著匕首,他在學校附近等著小馬,
卻遇上了小明,他們進行了對談。

小明在最後說:「..我就跟這個世界一樣,這個世界是不會變的..」

真是讓人感到莫名絕望的句子呢。

小四覺得自己是不可取代的,
他相信小明會回到他身邊,卻被潑了一桶冷水,
最後,冷不防地,刀鋒刺向了她,故事以悲劇收場。

看到這邊,我已經無法思考了,
因為這已經超出自己所能理解的太多,
於是便開始在網路上進行搜尋,找到了當時的新聞,
這裡有轉載。

..當時的記者文筆真好啊 (遠)


我發現文章已經完全偏離金馬影展這個主題了,糟糕。

那今天就寫到這裡好了.. ||

電視一看下去是沒完沒了的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恐怖了,以至於我不大想去接受它。

每個周末時刻,總是很容易黏在電視前面,
Discovery 跟 NGC 似乎是串通好了,
好看的節目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的播出,
加上常看的日本台還有旅遊生活頻道,
一整個就是好看節目的馬拉松接力啊 (搖晃)

等到覺得應該休息時,根本就已經是半夜了啊啊啊.. ||
這大概就是每到週末,我就會突然消失在電腦前的原因吧?

這真是太恐怖了,該好好注意。

感冒就是要喝‧咖‧啡啊 (搖晃)

剛剛喝了早上泡的花茶,
嗯.. 我想我下次要加更多蜂蜜 (炸)


出門的時候,陽光和煦地灑在地上,
似乎不搭理兩天後可能會有颱風這件事情。

但方才搭到了台北,便下起雨來,
這樣的氣候變化讓人感到不悅,
可是,對天空發脾氣似乎是於事無補的。

在上一篇有提到,這次拿到的感冒藥很催眠,
我很想不開地,在到達基隆時買了杯咖啡,
企圖用咖啡因讓自己保持清醒。

到達學校時已是 lab 的小 se 時間,
本週是 boss 報告──是的,我沒寫錯,
每當 lab 所有同學輪完一輪後,
就是傳說中的 boss stage 上場的時間。

本以為 lab 只有學長跟我得了感冒,
沒想到 boss 今天也感冒了.. ||

也因此,今天的小 se 其實沒有什麼朝氣呢。

至於咖啡嘛.. 應該有派上用場,
但不知道是感冒藥還是感冒本身的影響,
今天一整天的行動與反應都堪稱遲緩,
在寫程式或是打指令的時候,狀況連連;
但奇妙的是,腦袋想的事情變少了,
反而沒有平常那樣煩悶的感覺  ̄▽ ̄||

太詭異了啊啊啊。


結束小 se 約莫是下午四點半,
在 lab 跟那台 IBM 噴射機相處了一下之後,
便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走到一樓找 Max 的時候,
才想到之前答應要幫他裝個查成績的 script,
所以便又在他們的 lab 呆了一下;
因為實在是太久沒動那支 script 了,
在看了程式碼,發現它可以顯示無限多欄位時,
我自己嚇了一跳──明明就是我寫出來的東西啊,
怎麼功能跟印象中的不大一樣呢?

或許在寫這支 script 的時候,
我大概是沒有什麼意識.. 吧? (汗)

但是程式碼排得很整齊啊.. 嘖。

總之,最後沒有修改什麼,
程式馬就乖乖的在 Max 他們家的 server 上跑了。


又麻煩 Max 載我到車站了,
星期五,總是想到基隆廟口去吃吃東西,
這次家人託我去買李鵠餅店的鳳梨酥,
便在經過的時候買了。

Max 問了我一個問題,他問,鳳梨酥是用什麼做的。

我知道不是鳳梨,但.. 到底是什麼呢?
回問了他,才得知那是用冬瓜做成的東西。

「看笨板也能長知識喔!」他這樣說著。

腦袋裡就這樣繞著笨板兩個字。

於是,在經過彩券行的時候,
我把「大樂透」看成「大笨透」了.. ||

什麼跟什麼啊。

一樣是吃了常吃的那家赤肉湯,
還是一樣好吃,很喜歡那些薑絲,
特製的辣味醬油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接著,又跑去了星巴巴。

因為早上已經喝了 double shots,
於是,點了沒什麼咖啡因的 decafe latte,
這樣在搭客運的時候,或許就不會睡昏了吧?

到了台北車站後,拿了 Σ 的外接盒,
到站前 Nova 去更換。

常去的那家店,店長是位可愛的女生,
和充滿陽剛味的 3C 賣場更顯格格不入。

在遇到這家店以前,我對 3C 賣場的印象大概是:

  • 很多工讀生,然後會說:「同學,參考一下」
  • 會有人拿著奇怪的東西問你要不要買一片
  • 整體而言很像外星人的集散地

稍稍寒喧了一番,店長豪邁地更換了新品後,
也便就結束了今天的 todo tasks。

回到家,又把今天想到的演算法套用到 project 上,
到此為止,problem formulation 跟 possible solution 都有了,
應該可以在下星期整理好,寫成比較 formal 的東西吧?

希望真的有那麼順利啊。


兩天後就要開始看金馬影展的片子了,真是令人期待呢。

昨天睡眠很混亂

其實我感冒了。

昨天傍晚從學校出發準備回家時,
身體已經不舒服到一個不行,
基隆陰雨的天氣,更讓這種感覺增添了幾分哀愁 (?)

搭公車到了車站後,實在是不想再搭客運捷運,
便找了台計程車,直接搭回家。

嗯.. 你沒有看錯,確實是計程車,
而且北北基現在平時是以夜間加成計收。

回家的路上我真的睡著了。

三十幾公里的路程,
不消一個小時便到了五工路上,
跟平常公車轉客運轉捷運又轉公車的方式相比,
實在是非常的吸引人,而且省了很多時間..

還是不要跟錢包過意不去得好 (搖晃)

走到了平時看病的診所,才發現醫生休診到星期六,
摸摸鼻子,轉頭徒步走了一陣,到另外一家診所。

我不是很喜歡那家診所。

倒不是因為他們看不好病,而是因為不常看,
所以常常拿到吃完之後效果十分驚人的藥 Orz

回家吃完晚餐,把藥吃下去後,
沒多久我就昏睡在客廳的沙發上了。

到了凌晨兩點醒來,花了些時間把電腦邊的事情處理完,
稍稍盥洗後,才總算回到了臥房睡覺。

再次醒來,已是今天早上約莫九點的事了。

看了看櫥櫃,發現買了一陣子的 Bodum 花茶,
想想便沖了一壺,濃度到達後加了些蜂蜜,
我想,今天回到家應該是最佳賞味時間吧 :p

那麼,我要出門去學校了。


昨天開始閱讀江國香織的《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
我閱讀的速度不快,希望可以在一週內讀完,
屆時再寫寫心得,提振一下萎靡已久的閱讀與理解細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