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一天的星期六

嗯,沒錯,我剛睡醒。

相對於忙碌的週一至週五,星期六日常常是我休息的時間,
這樣雖然顯得十分懶散,但能夠好好的睡上一覺,我也便無所求。

昨天跑到 lab 去之後,才想到我用的電腦是雙核心的,
但是敲了 dmesg 發現只有 cpu0 孤單的窩在那裡..
於是便重新 compile 了 kernel,方式還滿簡單的,
只要在 kernel configuration file 裡面加上 options SMP 即可,
如果還是打不開,可以參考 Gea-Suan Lin 大提供的方式
重新 compile 之後,就看到可愛的 cpu0, cpu1 排排站招招手了 :p

雖然相較於 Windows 環境來說,FreeBSD 的安裝顯得較為無趣,
但我認為它的 source code maintenance 及 stability 還是略勝一籌呢;
至於為什麼不用 Linux,只是個人喜好問題了 (飄)

題外話,跑到 /sys/i386/conf 之後才發現,FreeBSD 可以跑在 XBOX 上耶,
真是歡樂的平台啊.. XD

雖然說雙核心 compile 東西的速度比起舊電腦確實是快上很多,
可是要把一整個視窗環境 compile 好還是要花上一堆時間呢,
因為長久以來都是使用 KDE 環境,這次也就裝了 KDE..

..總之它到現在還在 compile (炸)

或許下次我該試試輕快的 WM,像是 IceWM 之類的。

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要裝視窗環境」這類的問題,
那就順便提一下吧,因為我目前在 lab 就只有那台電腦,
不把視窗裝起來,在未來可能會遇到收到文件開不了的窘境,
雖然跟 Windows 的相容性實在是有些驚人,但裝起來總是比較好的 ~~||

再掛上 Wine 不知道會不會爆炸.. 先等 KDE 裝好了再說吧。

這次還裝了一些 fancy 的玩意兒,如果有機會再拍成影片上傳,嘿嘿。

找個洞躲起來吧

今天參加了系上的卡拉 OK 比賽,
只能說,流行歌於我如浮雲啊.. Orz

不過總覺得這次重點不在比賽,
而是一場精心計畫好的閃光彈大會呢 = =
動不動就出現手牽手、真情大告白、抱抱.. 之類之類,
好歹也為台下的人們想想嘛.. 這樣看整個有悶到耶 (淚奔)

站在一堆人面前,跟自己沒事窩在角落唱的感覺真的差很多,
不知道那些唱得很穩的人是怎麼做到的 @@

總之呢.. 回到家之後我發現了還有報告跟會議紀錄,
以及被我延宕的程式們在電腦前跟我招手,
啊啊,不是說好了不要再這樣一團亂了嗎.. 為什麼又.. T__T

春假快到了,可是我總覺得我不會放到假,這廝可好。

差點忘了這個

這星期一,照慣例在到基隆的時候到星巴克喝杯咖啡;
基隆的星巴克附近,似乎有開放的無線網路基地台,
所以我常會在那裡做上一陣子,順便整理一周行程,
一個人就這樣對著 PDA 螢幕戳來戳去的,感覺頗自閉的呢 XD

正當準備去學校上課的時候,店員拿了本雜誌給我..

Picture 0882
因為是用手機照的,就不要太計較照片品質啦 (汗)

這是我第一次拿到雜誌呢,真是害羞 =w=

今年是台灣星巴克的九週年慶,
所以不知道這本書是不是週期性的出版,
但是裡面除了介紹台灣的星巴克之外,
還有滿多跟咖啡相關的知識呢 :p

我不敢說自己對這方面十分了解,
可每次跟店員聊天,或聽常喝咖啡的人談論這方面的事時,
總是可以學到很多平常不知道的知識,滿有趣的。

過些時候,應該會開始過著每天都會遇到咖啡的生活,
不知道這對我的未來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無論是好是壞,我想這段經驗應該會令人印象深刻的,嘿。

我一定是太久沒用新電腦了

這兩天因為事情太多,整個人有點分身乏術。

之前自己先裝好了一台機器帶去 lab 暫放,
想說之後有空就可以把資料全部移到新機器去,
可是這樣一暫放就放了三個多月,實在有點誇張 Orz

於是這兩天打算利用零碎的時間去移動機器,
很令人意外的,兩個小時內我就完成了所有的動作。

總覺得,我應該是太久沒有碰到新電腦了,
或是,最近的作業系統都以肥大著稱,
所以用到 scalable 的 BSD 系統,就相對顯得十分輕巧..

總之呢.. 約莫 20GB 的資料,就這樣在短時間內移完了。

科技真是一日千里啊,嘖嘖。

說到記憶體,最近在跑的一個專題,需要用到大矩陣的運算,
原本打算直接用暴力法塞到 array 裡面去跑,
但是估算了一下記憶體*,塞一個矩陣大概要 156TB..
所以我之前跟朋友講的 25GB 還是少了一個級數的數字呢 囧rz

* 即 (1,158,530 bits)^2,請自行換算 XD

於是還是乖乖的用稀疏矩陣運算,啊啊。

最後的結果是,在我的電腦上要花上好幾分鐘讀入資料,
吃掉的記憶體大概在 400MB 上下..

天啊,這種時候就覺得記憶體真是重要啊 (遠目)
所以說我的下一台電腦,記憶體大概要 2GB 起跳了,嗯。

什麼時候可以換呢..?

歌詞: Blackbird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這首歌呢?

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其實已經是國王歌手翻唱的版本了,
這兩天又再次聽到了這首歌,總覺得應該上網查查,
看看是不是有什麼相關的故事,查了以後才知道,
啊,這首歌是 Beatles 的歌呢 (笑)

Ref. Wikipedia: Blackbird (song)

節譯 Wikipedia 其中一段敘述。


這首歌是 McCartney 在印度時,在早上六點時被一隻鳥吵醒後得到靈感所寫下。Charles Manson (一連續殺人犯) 將這首歌及”Helter Skelter”、”Piggies”作為美國黑人與白人間的關係隱喻,進一步促使他進行多起謀殺。McCartney 在 2002 年時解釋:「寫作這首歌的時候,美國南部各州正充滿了許多民權問題 (troubles in the southern states, over civil rights)。我不知道諸位是否知道,有時英國人會把女孩子稱作’birds’… 而我是以那樣的心情寫下這首歌。」

所以 Blackbird 跟連續殺人魔有關係? 真是有點難以令人置信呢 @@||

接下來,就直接進歌詞吧 (飄)

Blackbird

Blackbird sing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take these broken wings and learn to fly
All your life, you were only waiting for this moment to arise

  黑鳥在靜寂的夜中唱著,用那殘破的翅膀學習著飛翔
  終其一生,你只為了等待這個時刻出現

Blackbird sing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take these sunken eyes and learn to see
All your life, you were only waiting for this moment to be free

  黑鳥在靜寂的夜中唱著,用那凹陷的雙眼學著去看這世界
  終其一生,你只為了等待獲得自由的那一刻

Black-bird fly
Black-bird fly, into the light of a dark black night

Black-bird fly
Black-bird fly, into the light of a dark black night

  黑鳥飛著,飛進了深沉的夜中

Blackbird sing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take these broken wings and learn to fly
All your life, you were only waiting for this moment to arise
You were only waiting for this moment to arise
You were only waiting for this moment to arise

  黑鳥在靜寂的夜中唱著,用那殘破的翅膀學習著飛翔
  終其一生,你只為了等待這個時刻出現

嗯,歌詞大概就是這樣了,翻得不好還請多包涵啊 (汗)

每次聽到這首歌,腦袋就會出現一隻黑鳥在沒有月亮的晚上,
振翅飛翔,試著飛離那沉重得令人感到難以呼吸的夜空的畫面;
明明這首歌是如此的輕快,卻又讓人不得不停下來想想,
這首歌所想要傳達的訊息是什麼..

雖然查過了網路,但我還是不大清楚啊 Orz

看到文章的各位,有人是披頭四通嗎?
如果剛好有人知道這首歌,請一定要告訴我它的故事喔。

糟了 我感冒了

怎麼辦怎麼辦..

因為上星期不小心報名了系上的卡 O 比賽,
現在整個是沒有聲音的狀態,啊啊。

所以說我可以臨陣落跑嗎 (遠)

希望這只會維持一兩天,我不想用破喉嚨唱歌啊 T___T

去看了大英展

星期五的時候把光光同學挖去了故宮,看了大英展。
跟同科系的人去看展,果然別有一番風味啊 (茶)

到了展場,便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展開參觀,
我採用了 sequential access 策略,
而光光則使用了 random access,
事後證明,random access 效率較高..
嗯,這也算是某種演算法的親身體認吧 (遠)

咳咳,電腦的事情就談到這裡了。

寒假期間去故宮看了大觀展,可是印象卻不是很好,
很大的原因是,人潮實在是太洶湧了,
來不及好好地看完介紹文字,就被人群推走,
而小朋友啊、一些民眾們的秩序維持十分糟糕,
展場空氣也讓人不敢恭維..

這次特地起了個大清早,在十一點前就到了故宮。

果然不出所料,人少了許多,
我們在下午一點,到處都塞滿了人之前,
便已看完展離場。

有些可惜的是,這次雖然展出了一些不錯的珍品,
但整體給人的感覺,在安排上顯得有些失序;
而在看展過程中,不時聽到有人撞到展櫃觸動警鈴的聲音,
真是令人為這些文物捏一把冷汗啊 @@

在看展的時候發現,沒有先做過功課,
只在裡面晃晃看看的話,得到的心得會少很多,
出了展場我才發現,原來旁邊的紀念品店有賣導覽手冊,
而價格高得有點嚇人,而用導覽機聽語音的速度也稍嫌太慢,
跟著講解員聽,這個方式是不錯,但隊伍的人數一多起來,
就會聽不到前面的講解員,口沫橫飛地在說些什麼 (嘆)

在整個展場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以下兩個

不知道是不是燈光的關係,在現場看到那兩件文物時,
總覺得它們是活著的,說不定靠近一點,還能聽到它們在說些什麼,
關於安提諾烏斯的故事,可以在 這裡 看到。

剛剛查了一下網路發現,這兩項文物似乎都是展場的重點,
也因此,相關的資料非常的豐富,我就不多贅述了 :p

看了這些文物之後,總覺得自己該多多涉獵藝文領域,
看著展品但卻無法講出心得,這樣的感覺實在不是很好呢,
如果未來不小心有了閃光,一起出門看展卻沒法說出個所以然,
這樣子是會被討厭的啊 (茶)

希望故宮可以再加把勁,最近這兩次看下來,
總有種在看電腦展的感覺,明明該是個風雅的場所啊.. T_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