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TCO 的國泰世華老鼠會業務

覺得很莫名其妙,不寫出來我怕我會內傷。

星期天趁著身體狀況還算正常的時候去了一趟內湖好市多
在出口總是會有銀行業務在那裡推銷他們的信用卡。

遇到了圖片這位業務。

國泰世華土匪業務

他先是很積極地把簡介卡拿給我看,
問了辦這張聯名卡需不需要年費,他說不用,
再問是否需要薪資證明或是收入門檻,他也說不用,
然後一直不斷重複「只要是好市多會員就可以辦」,
「辦了你就可以用這張卡消費了啊」,「現場就能辦了啊」。

光是聽到不用收入門檻就可以辦我就很猶豫了,
就說了「我可以把這張簡介帶回家看嗎」,
可能是現場太吵還是怎樣,
那業務還在鬼打牆地說那張卡多好多好,
一直要我去辦卡。

「我現在不想辦啊,我不能把這張簡介帶回家看完再決定嗎」

接著業務臉色就像是我欠他好幾億一樣,
說:「你不想辦就不要拿」,然後就把我手上的簡介搶回去。

當下我真的,超,不,爽,
金融商品這種東西本來就應該要深思熟慮看過相關規定再辦,
又不是在買張惠妹還是江蕙的演唱會門票,
怎麼會有那種「你不想辦就不要拿」這種邏輯?

這讓我想到多年前老鼠會的行徑,
先跟你講一堆有的沒的,然後把簡介放在你手上,
圖的就是你在最後的入會申請書上填上自己的資料,
然後就可以把你推下海當下線之類的,
一旦你稍稍理智地說「我想把文件帶回去慢慢看」,
他們就會臭著臉說這是內部文件不能給你帶走之類的。

嗯,是老鼠會轉職銀行業務嗎?

嚥不下這口氣,當場就打電話到客服部門客訴了,
講著講著,客服人員居然跟我要身份證字號,
到底是哪一種客訴需要提供身份證字號,
正當我想用個資法回應的時候他又支支嗚嗚地說可以不提供..

是不是我提供了身份證字號就會收到精美存證信函啊?


今天接到國泰世華回應,對方說這樣的行為是錯的,
他們也會在早會的時候再次宣達。

反正就是不了了之了。

講完電話,心中又浮現老鼠會的畫面。

談霸凌

只是把寫在 Facebook 的文章貼過來。

我的電腦或是這個 blog 裡面應該有我那個時期的日記,
但是我實在不想去翻出那些文字,那太痛了。


你知道,「朋友」兩個字對我來說是可以用生命去換的,
如果您只是把我當成個可有可無的人,那還是離我遠一點吧。


我高三的時候差點就跳樓了。

原因也不是成績不好或是考試壓力,
當時的我已經申請上大學,一切都非常順遂,
但某天開始,事情就變了樣。

最開始只是同學們有意無意開的玩笑,
接著演變成會在班上傳紙條,甚至是畫些不好笑的漫畫,
向老師反應,也只是得到「他們只是鬧著玩」,
或是「他們有升學壓力,你比較懂事,要體諒」之類的回應。

問題是.. 我並不是誰的充氣娃娃,也不是誰的紓壓工具,
那些人把壓力發洩在我身上,那我又該找誰發洩?

沒有人想要認真處理這件事,我再說一次,沒有人,
跑了幾次輔導室,也向教官反應,無效。

更慘的是狀況因此而變得更嚴重,
結果就是,面對師長或是其他班的同學,
或是回到家時,都要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想辦法讓自己看起來很堅強,很懂事,很乖很聽話,
現在想想,看在那些霸凌的人的眼中不過就只是在賣乖。

在某天的打掃時間,我晃到學校大門的梯間,
站在面向基隆路的窗口,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

鐘聲響了,看著基隆路上的車子來來往往,
想著如果跳了下去,或許只是重傷,
或許電視台會來採訪,啊,那是多麼丟臉的一件事情,
學校教官或是輔導老師可能會說那只是個案吧,
同學也或許只會說「他本來就怪怪的」之類的話。

班上也沒有人來找我,就連老師似乎也不知道我消失了,
「唉,原來我就是這樣失敗的人啊」我這樣想著。

你真的沒法猜測被霸凌的人是怎麼想的,除非你經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