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最近這一個月來多半都睡不好。
因為實在不知道該怪誰,那就怪罪到天氣吧。


想趁著暑假到處都被學生塞滿之前出去走走,
接下來,也該為自己打算打算了。

南投行

昨天去南投參加了一場替代役同梯同學的婚禮。


我這輩子去過南投的次數屈指可數,
其中有大半是在替代役時期到役政署洽公的,
想想還真是奇怪,明明在台灣中間,但去高屏次數都比去南投多。

開著車,跟著幾個同梯從台北出發,
時間彷彿又回到了大家還在成功嶺的日子。

喜宴結束後,一行人想說在附近晃晃,
跑到了會場附近另外一個同梯的家,
一通電話,他爽快地答應當我們的地陪,
於是就展開了在台灣中心的小旅行。

另外一位在彰化的替代役學弟也被臨時 call 出來,
也是很海派地當起了地陪,實在是十分感心 XD


下午一行人到了南投有名的觀光景點,微熱山丘,
旁邊多了個之前來時都沒看到過的村民市集,
雖然場地不大,攤位也不是很多,
但各攤位的產品真的都是值得一試的好產品,
也都充滿了台灣人特有的親切。

在這裡,遇上了一家台灣的咖啡

很久以前曾經喝過來自雲林古坑的咖啡,
印象中的台灣咖啡,香氣與其他咖啡不同,
聞起來多了些泥土味,帶有一些木質的感覺,
而沖煮後香氣依舊濃郁,但味道和其他產地相比偏淡,
酸味或苦味也是比較中庸一點,淡淡的像在喝茶;
至於比較惱人像是土味或是發酵味之類的,
我覺得應該是處理的問題啦.. (遠

但可惜之後喝到的「古坑咖啡」味道都不是很好,
有些人說是因為產量不大,有些商家混入了其他產地的豆子,
但我認為也有可能是採收和烘焙技術不精,
或是豆子根本就已經存放太久,導致咖啡走味。

也因此,本對這開在村民市集的咖啡沒有甚麼信心,
但稍稍靠近便可聞到十分愉悅的香氣,這才鼓起勇氣試了一下。

老闆娘十分親切地介紹自家的咖啡和烘焙,
是自南投縣國姓鄉的咖啡,種苗來源是農試所,中烘焙。
(是說農試所的豆子應該是賴比瑞亞而不是阿拉比卡..?)

因為場地限制,老闆娘只用了 DeLonghi 的自動機萃取,
過去的使用經驗,是萃取中淺焙的豆子味道會走樣,
但中烘焙以至中深烘焙則是有一定水準。

是說老闆娘啊,我覺得水溫設定得有點太高了啊.. Orz

在南投遇上的這支豆子,味道比起之前喝到的古坑咖啡更好,
但不知道是烘焙還是沖煮的關係,總有些苦澀味,但還在可接受範圍。

總之我是買了一些豆子,最近有空的朋友們可以來喝喝看 XD


前些日子獲贈一盒來自雲林石壁的咖啡掛耳包,
剛剛沖煮了來和南投這支比較,南投樂勝 www

整個來說,這支豆子我是比較喜歡冰飲,
熱的時候喝味道有點奇怪,說不上是好或是不好;
雖然不是我最愛的,但算得上是可日常飲用的好咖啡。

如果用顏色來形容,我覺得是棕色系,
不像是南美洲會有鮮豔的紅黃色那般亮眼,
也沒有非洲的黃綠色那樣會有大象長頸鹿跑出來的感覺,
就是棕色,樹林裡可以看到的各種層次的棕色。

好久沒喝到這樣的台灣咖啡,實在是令人感動 QQ


還是想碎嘴的說,還是喝得到一些些雜味,
採收到烘焙如果再細緻一點,味道應該會更棒 (喂

十年了

算一算,你離開之後也已十年,
這十年來,台灣變了很多。

你常待的那家星巴克已經搬走了,
當時最新的 Windows XP 現在成了骨灰級的系統,
就連手機,也多了許多你想都沒想到的功能。

說不定你會想拿著 iPhone 或是 iPad 進行作曲吧。

有時候會想,如果你還在,
我們或許可以相約在才開了幾年的生態綠咖啡,
喜歡咖啡的你,一定會愛上這家店的。

十年了,網路上依舊可以看到你留下的痕跡。

如果真的要說人生留下甚麼最可貴,
或許就是不被其他人忘記吧。

休息

其實從今年二月起我便進入長時間的休息,
這段期間內,除了整理一直整理不完的房間外,
也稍稍整理了一直不願意整理的心情。


好多朋友問我最近如何,
說真的,其實越休息越覺得自己無用。

只有形式而沒有內容的生活,過著也是煩悶。

我也很想問諸位朋友,最近如何?


人生總該要有些時候是安靜的,
回頭看看自己那還不算很長的人生,
確實是太過喧囂。


本來寫了些陰鬱的文字,
可看著覺得煩悶,還是不要影響各位好。

最近的台灣

嗯.. 倒也不是想分析或是甚麼的,只是想寫些垃圾話。


當沒有外力介入的時候,亂度 (entropy) 只會越來越大,
有時候會覺得,會發生那些事情追根究柢可能只是不作為所致。

沒人在乎政府正在暗度陳倉的法案,
沒人在乎當下家庭與教育體系出現的問題,
沒人在乎那些似是而非的論調,
也沒人在乎自己所相信的事情是否經過辯證。

等到事情發生後,卻又像是偵探一番地說著:
「一定是因為他們如此如此才會這樣那樣」、
「要不是當初怎樣怎樣,現在就不會那樣了」

最常見的,是「都是他們的問題」、「他本來就怎樣怎樣」,
總之先把問題推到別人身上就贏了。

不知道有沒有人和我一樣,最近看新聞的時候總是會想,
「是不是我少做了甚麼,才讓世界又更亂了一點?」

改變世界其實不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