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錢買不到的東西很多,但花錢就可以看清的事實很划算。」


我從來都沒想過自己會這樣說,因為這量化了人際關係,
而且用的單位還是令人不舒服的金額,
也沒想到過,自己能為這種事情大書特書一番。

前兩天我才剛從日本關西回來,
帶著愉快的心情把託買的東西、還有禮物都分裝好。

因為有些地方上次去過了,便沒有多買紀念品,
也因為如此,行李大部分的空間都拿來放給朋友們的禮物。

而我在日本時也說得很清楚,這些禮物花了我一些錢,
如果可以的話,是希望朋友們能夠多少補貼這些禮物的錢;
當然,如果不願意給或是不方便給,我也是無所謂的,
最重要的還是大家能開開心心的收到禮物。


我在昨天把其中一袋禮物拿給了某人。

但在他收到禮物後,我們便開始一陣靜默。

這些其實在我的預期中,因為,
在剛回到台灣的那個晚上,線上聊天時就發現這樣的狀況,
或許他一開始根本就只是開玩笑的,
而沉默,是因為我過度看待這些要求。


我想,或許我不該停下腳步來關心這個將被時間追上的人。


我真的很少給其他人特權,即便是最親的親人也是如此,
在前一晚,仔細想了對這位「朋友」的了解,
我發現,認識他的六、七年來,對他的認識幾乎是一張白紙,
但為什麼,為什麼我會給這樣一個人如此大的權力來壓縮我的一切?

如果他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是為了牽制我的行為,
那麼,這樣的人真的太自私了。

知道嗎,我發現上次從日本帶給他的禮物,
被丟在像是垃圾堆中的角落時,我整個心都冷了;
仔細回想跟你有關的回憶,都冷到不禁令人起寒顫。

你不在乎我在乎的事情,而我卻一直試著在乎你所有的事情,
這樣太不公平了。


我不喜歡量化人際關係,但我自認對這位朋友已經仁至義盡;
或許他身邊多的是肯在他身上花更多錢的人吧。

另一位朋友冷冷地說:「或許這段友誼就只值這些錢。」

我花了六七年的時間,幾千幾萬元來看清楚這件事情。

老實說,很划算。


我曾經試著停下腳步回頭看你,但你的眼神從來都看不出絲毫在意。

你就老實說吧,你根本就不在乎有沒有我這個朋友。

還是變成陌生人吧。

感覺不對

都說了我不知道該用甚麼心情去唱。


20100801

夢一場

很愛這首歌,很常唱,唱起來還算能聽。


沒那麼簡單

唱得不是很好,感覺就是不對。


會呼吸的痛

唉,算了吧,梁靜茹的歌我從來都沒唱好過。


20100806

我們沒有在一起

還是不知道該用甚麼感覺唱,但是我很愛這首。


或許我不應該唱這種無病呻吟的歌。

無病呻吟

我真不應該播電腦中那些悲傷的歌的。


每次聽那些情歌,熱情的也好、失戀的也罷,
其實自己真的不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

究竟是甚麼樣的熱情、甚麼樣的痛才會唱出那樣的歌?

我不知道。


在心中的那個小小的自己很清楚地說著,只要自己就好了。


一切都怪電腦裡那些無病呻吟的歌。

謝誌

論文中我是這樣寫的。


畢業了,喵 OwO

從沒想過自己會在一所學校中待上這麼久的時間,也未曾發現海洋大學已然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在完成論文時,想到自己即將離開這所充滿陽光與海水氣息的學校,不免有些難過。

謝謝一路陪伴著我的家人、朋友們,你們永遠是我最珍惜的資產。

從大學到研究所,海洋大學的師長、朋友們所給我的遠超過我所能報答,在此向各位致意。雖然想一一列出各位的姓名,但這麼做謝誌可能會寫不完,還請多多見諒 :p

僅以此論文作為學生生涯的紀念。

是的,我畢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