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

一年又快過完了,我應該要寫些什麼才是。

因為大量使用 twitter 與 plurk,
我的 blog 在這一年內居然只多了廿一篇文章,
對於寫作能力居然只剩下數十字,感覺實在糟糕;
或許我該期許自己未來能努力加強寫作與閱讀,
免得腦袋中只剩下那些個隻字片語。

我不喜歡自己只剩下閱讀或寫出片段資訊的能力。


wedding-chiayi
(My dad, mom & me.. 對,照片裡的人是我,不要懷疑)

年初,同一家的兩個堂姊相繼結婚,
突然間多了許多親戚,感覺十分奇妙,
在婚禮中,我一直都還是認不出哪些是新親戚啊..

請原諒我這弱得可以的認臉能力吧 Orz

而這也才想到,自己似乎是家族中的次男,
在這個當下,肩膀有種沉重的感覺啊 (遠)


真要說今年什麼事情讓我最印象深刻的,
大概就是外婆這邊發生的事,
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血緣的羈絆是多麼神奇,
不過這件事情我想就記錄到這裡吧。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錢包被偷,
損失的金額不大,在最近已經回復正常收支,
也感謝那些給我建議與工作機會的親朋好友們,
沒有你們我可能還在那邊轉圈圈吧。


TSYC 15
(松十五, from Q 伯 @ Flickr)

至於松韻,今年是創團第十五年,
過了好幾年,我們總算又獨立舉辦音樂會,
雖然之前跟著學弟妹一起演出累積了一些經驗,
但真的要跑前置作業時,才發現自己有多麼不熟悉,
整場辦下來,好幾次都讓大家快到爆炸的境界;
希望明年的音樂會能更從容些,也請各位多支持松韻了 :)

20090528_EnnioMorricone

再來就是今年上半年的莫利克奈了,
第一次參加國際性的演出,唱的又是經典中的經典,
看到了很多狀況,也體認到我們離專業有多遠,
不進則退,我們要再更努力。

而最近才結束的,鳴石的演出也是一次難得經驗,
這是我第一次在國家音樂廳落淚,在舞台上;
一開始只是聽著主持人在說些什麼,
聽著聽著,竟也想到了許多事情,
有的是在學校遇到的狀況,有的是家族的事情,
又或許是自己做了什麼後悔的事情,
等到真的要開口唱出歌詞時,才發現自己多麼激動。

希望攝影機沒有拍到我,因為我真的哭了那麼一會兒。

至於貝九嘛.. 五年之後再唱,感覺還是一樣 (滾動)


學業.. 嗯,進展一直都很遲緩。

對於實驗室一再重複發生的事情也已經無心理會,
怎麼樣都好,讓我好好的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吧。

我討厭談論學校的事情,因為他們總是讓我心煩。


突然想到,我參與了今年年初網路上的一件事情,
經歷之後才了解到,是非對錯不能、也不該由任一方決定,
而所謂正義,很多時候只是一種群眾暴力而已。

對於兩方,我都必須要說聲抱歉,
我無意引起這樣的紛爭,更不想扭曲事實,
你們要怎麼吵是你們的自由,請不要再扯上別人了。


想寫的東西還剩很多,就看之後有沒有心情繼續寫吧。

儼然已經快要忘記 blog 的存在

倒也不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沒寫 blog,純粹就是懶 (默)

從錢包被偷之後,這個月總算是又有薪水下來,
學校這類公家機關的行政效率真是讓人印象深刻。

因為這學期我不是什麼計畫的要角,
也沒接什麼亂七八糟的 case 來貼補收入,
於是每個月能領的薪水甚至連國軍弟兄都不如。

但話說回來,我似乎也不能因為這樣而有什麼抱怨,
因為有些實驗室延畢是完全不給錢的 (遠)

掉錢包的那天我才在想要去買個 1 TB 的硬碟,
隔了一個月多,這個願望總算是實現了,
我也因此得以重新整頓我的這台電腦。


沒有經過太多的思考,便把電腦裝成了 Windows 7,
計畫是,舊的硬碟整理出來之後就可以再裝 BSD 來用,

裝新的系統很簡單,光碟放進去喝杯茶就裝好了,
但之後的動作並不是泡杯茶就能夠做得完的。

光是把舊硬碟的資料複製到新硬碟就很囉唆,
先是 NTFS 的檔案權限和加密的問題,
因為我沒有移植認證資料,於是就得重新取得檔案權限,
而加密的資料則是靠第三方程式解開轉存,
這兩步就搞了兩天,整個是熱情奔放歡樂無限啊 =__=

原先以為可以把舊電腦兩顆硬碟的資料都搬進新硬碟,
但新系統裝完之後我才發現,我忘了加上新系統的容量,
搞到最後就像是在玩倉庫番一樣地邊搬邊整理,
這個活動到寫這篇 blog 的當下都還沒結束。

提到整理,我房間的整理進度似乎還卡在那邊,天啊 (尖叫)


嗯.. 雖然還有好多事情想寫,
但夜實在是太深,我還是早點睡吧。

剩下的就等下次想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