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補寫日記

補寫一下上週事件。

這樣的舉動,讓我想到高中時,
有時候週記是在繳交前的早上才動筆,
現在回頭看那些東西,才發現有很多好笑處 Orz

..剛剛發現我上上週還沒寫完 (汗)


上上週的星期六,我只寫到了練唱的部份,
傍晚時,松韻的老人家們進行了難得的餐敘。

在練唱完後,一夥人站在松高門口討論了很久,
因為東區太常逛了,於是就開始用刪去法選擇地點,
南區太遠、北區有點空曠、西區又太擠..

總之呢,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了東區,
最後決定的地點是 SOGO 商圈。

在 SOGO 集合後,又為了決定要吃什麼討論了一陣,
本來要去咖哩匠,可走到 SOGO 樓上時發現它收起來了,
大家又是一陣慌亂,走到外面繞了一圈,決定去吃魔法咖哩。

因為是久違了的餐敘,松韻成員們聊得特別起勁,
至於內容嘛.. 老實說過了兩週,細節已經不大記得了,
只記得跟 DSLR、工作軼事、百貨公司週年慶,
還有之後松韻的練習活動有關 @@

總之呢,大家吃得很歡樂 (默)

吃完飯後,一行人又在 SOGO 逛了一圈,
逛百貨公時,總覺得要找個清醒的人在我身邊,
或者,少帶一點錢去逛,否則會在無意間買下一堆東西,
一想到這邊就覺得,真該好好學習理財啊.. ||

最後,在逛完誠品書局後,大家便各自回家。


上星期天做了什麼,我是真的不記得了,
印象中,醒來之後似乎就在寫計算理論作業,
接著似乎是在不知不覺中就寫到睡著,
然後就又是一個星期的開始 =□=||

那麼,就從星期一寫起吧。

暑假的時候跟企鵝還有史東有約吃飯,
不知怎麼地,一路橋到十月中大家才有空 (汗)

本來是約師大附近的 Gusto,但臨時發現他們星期一公休;
在一陣匆忙地聯絡後,臨時改到了同在附近的黑森林。

因為發現了上上星期一 (國慶週) 剪好的 DVD 字幕有誤,
所以上星期一的一大早,我人還是在松山高中;
匆忙地修正了錯誤的字幕後,便丟著電腦讓它轉出,
打算在下個星期 (也就是剛過完的這個星期) 再燒。

因為午餐過程非常的敘舊,對話有太多秘辛,
所以在這裡就不多著墨了 :p

下午衝到了基隆,在星巴巴稍作停留,
買了隻咖啡豆,打算放在 Lab 裡煮來喝。

感謝基隆海景店的伙伴,這次學到了些關於煮咖啡的事,
總算弄懂了為什麼之前自己煮的咖啡味道不對的原因 :p

接著,到學校處理了人社院的一些事情,
並得知在校慶時,院長打算讓薈萃坊營運一天,
想想也好,畢竟 Espresso 機久未開機不是件好事,
於是便和阿麵稍微討論了一下準備的事項。

回到 Lab 把東西稍稍整理後.. 嗯?

喔,對了。

接著,除了裝上美式咖啡機試煮咖啡外,
還和 Lab 的同學們一起討論了計算理論的作業,
把不懂的部份都問清楚後,便就又騎車回家了。

回到家吃飽飯,匆忙地回到電腦前,繼續寫作業。

可寫沒多久我就累昏了,只好把進度擱著,
打算在睡飽之後再去完成進度。


星期二一大早,好險,鬧鐘有吵醒我,
把未完成的作業進度補上,列印裝訂後,
便又匆匆地出門,趕著上課去。

因為晚了些出發,到達基隆車站時已近上課時間,
不自覺地又到了星巴巴買了咖啡才去搭公車..

這該不會是一種神祕的制約吧 (驚)


唔,不早了,就先寫到這裡吧。

不知不覺地又..

天啊,我上一篇日記還在上星期二耶.. ||
所以我打算用這一篇寫完到今天前發生的事情。

等到我發現我還沒寫完,根本就已經是兩週後了 Orz
天啊.. 寫到哪算到哪吧 Orz


星期三是國慶日,雖說是放假日,
但我目前剩下的印象只有寫程式了 @@

下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整個就是很神秘啊 (飄)

那麼,我寫了什麼呢?

最近身邊很多工作都需要用到網頁表單,
雖說一個一個寫出來,丟到資料庫存起來並非難事,
但,就是那個「一個一個」非常惱人啊!

用資料庫存資料這件事情也是非常麻煩,
碰巧人社院請我幫寫線上報名系統,
就想辦法寫出了一個萬用 (almost) 表單產生器,
backend 的 configuration 與 data 都是純文字檔案,
實際的運作網頁,在 這裡 可以看到。


星期四上午的軟體正規方法,好學弟依舊是在第三節課才到,
讓人不禁猜測,是不是早上被什麼事情耽擱了呢;
老師問問題時總是會從名單頭或名單尾開始點,
大學部的學生可是很容易就會被發現沒到呢。

下午的專題演講,是本學期第一次請校外人士來演講,
但這次的題目都跟圖論有關,一整個不是我的領域,
而不知怎地,教室冷氣不大靈光,聽到最後讓人有些頭昏;
無論如何,聽完演講後,星期四也算是過完了。


星期五,一早又沒趕上校車,
搭國光號到基隆時,照慣例去星巴巴買咖啡,
看到了很微妙的本日精選咖啡:「低咖啡因濃縮咖啡」

唔.. 整個是很微妙的描述啊 (遠)

問了店內的夥伴才知道,「濃縮咖啡」是咖啡的煮法,
也就是說,它是用低咖啡因的豆子去過濃縮咖啡機,
拿了一小杯試喝.. 嗯,味道很微妙 ~__~

BTW,最近有越來越喝不下三合一咖啡的跡象了,
這到底代表了什麼呢,呀啊啊 (慌亂狀)

到了研究室稍作休息後,便切換到程設助教模式。


因為星期三正課放假放掉了,星期五的進度就停在 if,
所以.. 題目就有很多 if else if else..

上課時,老師說系上要我們把實習課的程式碼都存起來,
但一時間手邊沒有上傳的介面,架 FTP 又太麻煩,
於是,我腦筋就動到星期三寫好的表單系統了 :p

但因為完成的進度裡沒有處理檔案上傳的部分,
一時間也寫不完檔案上傳,就先用了 textarea 來存,
然後.. 因為當時也還沒寫出顯示隱藏欄位的功能,
所以,上傳的結果只能用猜的.. ||

後來在 Lab 亂寫了一陣之後,總算驗證上傳成功,
最後也把顯示隱藏欄位、上傳檔案與檢查的功能 refine 了;
也就是說,現在這個莫名奇妙的系統可以產生大部分的表單,
而且具備了處理檔案的功能,看這孩子長大真是令人欣慰啊 (?)


緊接著是星期六,某種意義上是松韻的松高日。

歷經補假、段考、颱風之後,總算有能夠開始練唱,
因為時間上堪稱允許,這一天就全留給松合跟松韻了。

早上學弟妹的練唱氣氛還算不錯,
覺得能看到小朋友們很高興,但是..

不知不覺,松高的學號就快要輪一圈了啊 (驚)

時間真是個殘酷的傢伙。

中午幾個松韻的老人們一起去吃午餐,
好久不見的 A 阿隆學長已經開始上班了,
午餐時間聽他講在軍中以及上班時遇到的事情,
總讓人覺得,出社會其實也不全然是糟糕的。

一行人到了星巴巴,總算把我手上的假日券用掉了,
付了錢才想到,明明前幾天才在自己的隨行卡存錢.. ||

我最近都常常做出這種蠢事呢。

聯合門市是我次常去的一家門市,
因為常常不是阿汪就是 osma. 帶頭點餐,
所以伙伴們只記得「何先生」跟「鍾小姐」,
小小的故作哀怨後,站在收銀機的伙伴說,
「告訴我你們的稱呼吧,下次我就知道要怎麼叫了」

是說,我們常常是五人以上衝進星巴巴,
這樣打招呼時間會變得很長,真是害羞啊 (羞)

甫坐定,熱情的伙伴又送上了假日券,
所以拿到了兩張,用掉了一張的我,
突然間手上又有兩張了.. Orz

下午是松韻本學期第一次團練,
本次練唱過了《黃山‧奇美的山》中的《尋覓》,
以及錢南章老師在十餘年前寫的,風格現代的《錯誤》,
與以前就唱過了的《An Old Irish Blessing》,
兩點到四點半,短短的兩個小時半,進度十分順利的推進,
這種久違的順暢感,真的是令人十分感動呢。


嗯.. 本來想用一篇寫完的,但天數實在太多,
就先把上上週 (汗) 的部份 post 出來好了。

上上星期六還有上星期的事情,就在這週慢慢補齊囉。

資料庫被颱風吹壞了

星期五晚上,本來事情都處理完要去睡覺了,
但無意間發現我的好邪惡計畫專題資料庫出了小問題,
幸運的是我有定期備份的習慣,最近的一份是九月中,
在災害沒有繼續擴大前,就先倒回那一份資料庫了。

至於為什麼是被颱風吹壞的,原因不難理解,
在颱風當天我忘了系館可能會停電,沒把機器關起來,
資料庫跑到一半斷電的結果,就是世界大亂啊.. 囧rz

總之呢.. 現在先把資料庫暫停下來,
真的該開始寫檔案結構來存放這些資料了,
但是要到哪天才會寫好,我也沒很明確的答案。

(默)

繼續補寫上一篇

星期一寫完了,那麼就開始寫星期二吧。

早上的電腦視覺 (Computer Vision) 滿有趣的,
開始接觸簡單的影像操作,也聽到了古時候的有趣解法,
雖然很難想像,但是在電腦只有幾 KB 記憶體的時候,
一些人就已經開始發展數位影像辨識的東西了。

電腦看到的東西,和我們眼睛看到的東西相去甚遠,
循著前人的腳步學習一些很微妙的演算法,著實有趣 :p

課堂中的休息時間,跑到 Riddle 的實驗室去,
看到他最近在改寫系上的網頁,加進了一些滿炫麗的功能,
「他說這是要宣揚系威啊!」金門這樣轉述著。

乍看之下會以為是用現成的 JS Tools 去製作功能,
但仔細一看才發現,每一行程式碼都是他自己刻出來的,
真是令人期待未來的新網頁會是什麼樣子呢。


下午是計算理論,本週的內容是 NFA 與 DFA,
看著一堆 diagram 在白板上飄來飄去,總有些不知所措,
雖然很多是以前在 compilers 學過的東西,
但或許是因為很少用到,也或許就真的是沒學好 (汗),
有那麼一些時候,覺得自己是完全不懂這些圖形的。

中間發呆的時間拿了 longway 的魔術方塊來轉,
雖然速度不快,但總算能把顏色都湊回來,
但要用幾句話就讓同學學會基本轉法確實不容易 @@

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當大家看到方塊轉好的時候,
總會把它轉亂,接著再找會轉的人轉回來,
接著,再重複同樣的動作幾次,如此這般如此這般,
感覺挺無聊,但事實上卻還滿有趣的.. ||

嗯,總之在一陣驚呼中,教授發下了作業。

但即便是到了今天,星期五,我卻還在逃避那份作業 Orz


照這個速度,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補寫完,
但我現在真的好累好累,所以先這樣吧。

一路就忙到了今天

嗯,因為上一篇說過忙完就要寫,
那麼現在就來寫一下星期一的事情吧。

星期一早上匆忙地剪完了松合成發 DVD 後,
因為下午有個小會要開,所以就又騎車衝到基隆,
雖然是颱風過後,但一路上堪稱順暢,沒有遇到什麼大狀況;
到了學校,停車時一時不察,車子就這樣躺下了 (默)

才剛換了沒多久的後視鏡,就這樣壯烈犧牲;
但因為還有工作,也只能先把車子扶正,衝去開會,
說是開會嘛.. 也不算是,只是要把暑假未完成的工作處理好,
很快地便結束會議,才把車騎去換鏡子。

學校附近的車行很怪,我騎的是到處都有的 Easy 100,
但車行卻沒有原廠的貨,只有奇怪的非原廠零件;
而老闆開的價格更是令人嘖嘖,跟原廠一樣啊 囧rz

不想冒著會被警察開單的風險,還是先換了。

接著回到了 Lab 處理了一些工作,卻遇到了靈異事件。

那麼,有多靈異呢?

因為這學期開始,Lab 的 WWW Server 由我管理,
之前網頁被前管理者加了些莫名奇妙,不相干的資訊
我在開學時便已經全數刪除,並且修改了主機密碼。

但恐怖的是,星期一無意間發現網頁又被改回來了,
而且同樣是那些十分惱人、非常討厭的垃圾資訊;
更怪的是,明明已經被我關起來的 Guest 帳號,
又神祕的被打開了,整個是十分熱情奔放歡樂無限啊。

當然,我們不該(誤)懷疑是某恬不知恥又自以為是的人去修改了東西,
也因此,還是將之歸類到靈異事件吧;
或許之前秉持最少變動的原則來修改系統是錯誤的,
把剩餘的幾組帳號密碼刪改之後,向上報備了新的密碼,
根本上來說,把整台電腦重灌或許才能趨吉避凶,嗯。

現在實在是太晚,我該休息了。

剩下的就看哪天想到 (!) 再寫吧。

嗯.. 有點昏

最近一個不小心,讓不應該堆在一起的計畫堆在一起了,
但除了一件一件地慢慢處理完,也沒法多做什麼。

星期一早上在松山高中剪成發 DVD,這次總算大功告成,
除了 DVD 1/2 外,Bonus 不小心自成一片了 (汗),
看著三片一組的 DVD,總讓人有種揮霍的感覺啊 Orz

中午以後的事情,等我今天忙完再補寫吧 T__T


BTW,這次的國慶假日已經排給了學校工作了 (遠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