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要過了

總覺得今年我好像沒做什麼,
除了不小心變成準研究生之外,
好像沒有什麼大成就啊.. Orz

啊? 我沒說過我已經是研究生了嗎 囧?

好吧,你現在知道了,快去跨年吧。

新年快樂囉。

星期三的夢

在那個夢裡,我到了某個犯罪猖狂的時空。

我走在路上,那是個下著小雨的微冷天氣,
搭上木製的升降梯,我到了個煙霧瀰漫的酒吧。

一位女性友人坐在那裡,
但坐在她旁邊的陌生人,向我招了招手。

「你還認得我嗎?」她問著。
我納悶著回應:「我認識妳嗎?」
「一定見過,但不是在這裡」她回了。

我還沒理出個所以然,
旁邊跑出了一位穿著黑衣的男子,
一看就知道是壞人的那種。

他拿著槍把我們推開,並向桌子開了幾槍。

原來裡面藏著毒品。
就這樣,當著我們的面,跟著他的一群人吸起毒來..

空氣中充滿著燒焦的氣味,與廉價香菸所發散出難聞的臭味,
一群人就這樣窩在角落,做著壞事。

怪的是,沒有人覺得這不對勁。

我方才起身,身邊的景物就又抽離了那個時代,
之後夢到了什麼,也記不大清楚了。

最近幾次記得起來的夢,都出現了滿奇怪的畫面,
是我最近的壓力太大,還是新聞看太多了呢?

如果能有什麼方式,可以抽離討厭的記憶就好了,唉。

這世界太小了

噢,正確地說,應該是網路世界太小了。

還記得被我丟在一邊的 有名大站朋友清單分析程式有名大站朋友清單分析程式 嗎?
因為這幾天要把機器整台搬走,所以一直沒有跑什麼進度。

今天在整理自己的 Bookmark 時,
看到一個素昧平生的網友的無名網誌,
想說沒事就來 Backtrace 一下吧..

夭壽,原來他跟松山高中合唱團有著微妙的關係啊 XD

看來我真的只要認識幾個人就能暢行無阻了 (遠)

關於電腦知識

嗯,說實在話,有時候我還滿希望自己不會電腦。

記得剛買第一台電腦的時候,我只是個呆呆的 User,
當時的電腦尚未有現在這般方便的圖形介面,
學了些簡單的 DOS 指令、文字編輯便罷;
當時噴墨印表機、螢幕價格也是高得嚇人,
一台解析度 360dpi (是的,您沒看錯) 的彩色噴墨印表機,
加上十七吋的 CRT (是的,您還是沒看錯) 的螢幕,
兩者相加的價格,在現在可以買一組中高階 Duo Core 的電腦..

當然,比起那些比我更早使用電腦的朋友們,只是小巫見大巫了。

因為不大接觸最新資訊,或許我當時的電腦資訊落後了幾個月
── 這已經算是 lag 非常大了,真的。

這般昂貴的機器,我只拿來跑文書處理?

那麼.. 玩遊戲?

真是不好意思,我對遊戲實在不感興趣,
我的電腦裡面其實沒有什麼遊戲,到現在仍是如此。

上網?

當時台灣可申請的,
要嘛就是電信局 (就是現在的中華電信) 的撥接服務,
要嘛就是各大學提供的學術網路播接服務,
而當時電腦配備的,是 28.8 Kbits/s (3.6 KBytes/s) 的數據機,
初次使用撥接時,只有 14.4 Kbit/s (1.8 KByte/s) 的速度,
與現在最常見的 8 Mbits/s (1 MBytes/s) 相比,
大概差了四千多倍 = =||

而大家現在常用的 WWW,也方才起步蓬勃,
大部分的頁面都是只有文字啊,小圖片什麼的,
上網除了用 BBS、聊天室外,實在沒什麼樂趣可言。

而且還是以分計費,電話費另計.. 嘖,
相信我,換作是你也不會想常用網路的。

因為還不大會英文,
所以也不了解那時候電腦科技發展到什麼程度,
至於開始追趕這段落差的事情,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遠)

當時我的電腦裝的圖形介面是窗戶 3.1,算是十分先進了,
不過平常用到它的時候,也只有看看 VCD、聽聽音樂,
偶而用印表機印張彩色圖片出來,
其他預裝好的應用程式,則是用都不會用。

早期在 DOS 環境下,640 KB 的實體記憶體常常不夠用,
苦於無奈之下,學會了多重開機,調整載入的驅動程式,
而那些看起來很詭異的 PCTools、ARJ、RAR 什麼的,
也在莫名之中就學了起來..

幾次的升級,也學會了硬體拆裝與檢測,
這些也都是看著操作手冊,與亂七八糟的筆記所得到的。

為了學會電腦,我學了英文,回過頭來才發現,
原來我已經從使用者變成了進階使用者,
而且還不小心會說英文了 Orz

順帶一提,在學電腦之前的我,
可是沒辦法順利的背完 A-Z 啊.. ||

當然,學習途中也上過電腦課,
而國中時期時,已進步到窗戶 98 與 Pentium II 了,
那時的電腦顯得十分實用,而不只是難以學習的機器。

接下來的幾年,電腦與網路以十分驚人的速度成長,
曾幾何時,手機上網的速度已經快過我第一次撥接的速度,
而 PDA 的 CPU 時脈,也高過我第一台電腦好幾倍,
「電腦」這東西已經無所不在了。

很感謝那些曾經教過我電腦的人,
讓我得在現在面對這些設備不會感到無力,
但同時,我也有那麼點希望我不會電腦。

正因為現在電腦變得方便使用,
使用電腦的人們變得不在乎自己的操作能力,
出了問題,也不想看看手冊或是說明裡面寫的東西,
第一個反應就是上網、打電話叫救命,
或是換掉自己手邊的機器、軟體,balablah..

說實在話,不是我不願意幫修電腦,
事實上,在這過程當中如果你能學到些什麼,
在未來遇到同樣問題的時候,不是只會坐著喊救命,
我會非常樂意把我知道的告訴你,
畢竟那是你的電腦,不是我的,
就像養寵物一樣,要好好照顧它啊。

最讓我感到驕傲的,就是 右拳 同學了,
從不會開始學起,到現在已經可以自行排除障礙,
組裝、檢查大多數的硬體錯誤,
雖然 somewhat 讓他也變成了所謂「好人」中的一員,
但電腦故障可以獨力排除的成就感,還是無價的啊 (再度遠目)

這些知識不是憑空得來的,
現在主流的電腦軟硬體都十分易於安裝,
價格上也不像以前那般令人膽顫心驚,
而相關資訊在網路上更是多不勝數,
我相信大部分的故障,都是一般使用者可以排除的。

真的,不要只有在電腦壞掉的時候想到我,
雖然我會很高興你想起了我,但同時也會有淡淡的哀傷的。

關於伺服器

嗯,外語中心使用的伺服器,
其實有一半是我的東西 Orz

當時因為原來的 Server 主機板炸了,
IBM 報修費用太高,就上網拍買了二手的機器替換,
因為事發突然,又無法開立發票,
所以機器一直都沒有入帳,更別提列入財產了。

本來想說,等到經費下來可以換機器之後,
就可以把那台設備搬回家自己用,不過現在的狀況看來,
我也只能消極的停止服務搬走機器了。

最近也在 Survey 虛擬主機,畢竟把東西放在學校實在不好,
但是那些錢要從哪裡生,目前還是個問題。

說實在話,我只想要一個可以放網頁的地方,
然後最好順便有 FTP、SSH、PHP+MySQL 之類的東西啊..

呃,怎麼聽起來很難找 囧rz

說穿了,其實只是我不想要維護機器,啦啦啦..

關於外語中心

最近在我身邊的人應該都知道,
我辭去了海洋大學外語中心的工讀職位。
或許還有些人不知道為什麼,
作得好好的,怎麼會突然離職呢?

我不諱言,主要是行政上的問題。

蕭老師接了外語中心主任這份工作,不甚愉快,
因辦公室的助教、助理,常常無法正確地完成工作,
而思考模式在我看來,也是十分食古不化的。

舉例來說吧,從去年的九月份開始,
我一直都提醒著,如果有經費應盡速更新伺服器,
而前陣子學校集體採購時,亦送出了需求表,
但不知道怎地,最後在採買的時候,就獨缺外語中心。

是學校的問題嗎? 當然不是。

是沒有經費嗎? 似乎也不是,因為那段時間,
中心最少花了三五萬元更新「辦公室」的電腦設備。

理由? 「上網太慢」
他們要我更新,做不做? 還是得做。

於是,中心的主力伺服器還是未能更新。

當然,辦公室人員的白痴,平常尚在可容忍範圍,
但最近的表現實在過於離譜.. 不懂的東西硬是要裝懂,
弄了一半爛在那裡,卻要我去收拾,實在說不過去..

電腦故障為什麼一定要我修? 你們有多付我錢嗎?
修好了就只會要我再去修別台,你當我是誰啊? 廉價勞工?

當初說好了,我是主任的工讀生,
可是最後辦公室的你們,這群笨蛋,
卻絲毫不知羞愧地要我做東做西的;
這樣也就算了,做好了又在那邊嫌東嫌西,
懂得技術的人就應該被你們這群行政白痴呼哢嗎?

沒經費沒經費,
請想想你們平常買了多少用不到的東西,
說過了什麼該換什麼不該換,
卻能因為你們心情不好、不爽就換掉,
一台用不到兩年的印表機,
因為你們的暴力操作,無法正常列印,
最後就這樣換了一台更爛的「新」印表機,
然後還是照樣爆炸.. 不覺得很蠢嗎?

事後的道歉都是沒用的,
如果道歉有效,這個世界就不用法律了,懂嗎?

你們什麼時候才肯悔改?
這樣學校怎麼可能會有進步?

躲在自己的井裡看世界,
只要自己的東西能用就好,公眾利益甩也不甩..

現在是什麼時代了,你們以為年紀大就比較厲害嗎?

我無法確切表達我有多生氣,但是可以知道的是,
縱使你們找到了人接下我的工作,
只要不改變你們的作風,相同的事情還是會發生的!

Shame on you, 外語中心辦公室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