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210

20021210

於是他淡淡的笑了笑說: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沒什麼好反對的。」
但我並不知道,說出這句話時,他內心裡的掙扎與不安。

他微笑著,試圖以笑來掩飾心中的沮喪與恐懼。

於是,每當我遇見他,總看到他臉上

痛苦的微笑。

CornGuo @ 2002.12.10, 2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