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Mood

主流或非主流/一年就這樣過了

覺得很久沒有寫 blog,想想也該來更新一下。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算不上是主流類型的人,
認知、喜好都不大主流,長相、個性更稱不上是主流。

要說是邊緣人嘛.. 也不是主流的那種邊緣。

高中時曾經有同學跟我說:「我覺得啊,你是個完全沒有特色的人」,
當時有點受傷的感覺,但現在想想,反而覺得這似乎是種稱讚。

畢竟要一直受人矚目,一直在主流的壓力也是很大的,
只是身在當中理智與感知可能會被蒙蔽,
要到火燒到了眼前、燙了、受傷了才會發現。


然後就這樣逃啊逃地活到了現在,某種程度上好像也是種悲哀。


2016 發生了很多事情。

我離開了那份獨自撐了兩年,以為可以做出甚麼成果的工作,
跳進另外一間公司,開拓了新的視野,認識了許多新朋友,
雖然過程不全然是開心的,但身心狀況好轉許多。

而從我第一份工作,萬眾矚目的 KKBOX 離職之後的壓力,
也在四年後的現在稍顯雲淡風輕。


說實話,到現在看到 K 社的人事物我還是會怕。


人生有多少次機會?

或許只要好好活著,就有無窮盡的機會吧。


讓人感到不安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希望明年大家都能過得更好。

實在很不愛處理人際關係的事情

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刪除或是封鎖人了。

這真的不是踩到底線還是甚麼,
只是覺得,要去維持這樣的人際關係好麻煩;
不該出現誤會的事情就一定會出現誤會,
覺得不會被錯誤解讀的話語,最後就一定會被錯誤解讀,
我實在很厭倦一再地處理這些事情。

要討厭我就討厭我,要喜歡我就喜歡我吧,
人生實在不該被框限在那種磨來磨去的圈圈裡。

最近

最近發生好幾起兇案,看著心裡實在是難過。


人有沒有決定他人生死的權力呢?

輕易地殺了一個人,和輕易懷孕生下小孩,
到底是誰的罪孽比較深重呢?

這問題大概也沒有甚麼答案。


最難過的點其實是沒有好好說再見。

難過只得三十秒

身邊一些朋友都說我要找工作應該不難,
但和大家一樣,我也是被放在人肉市場上販售的勞力。

寫程式對我來說不是一種天分,也不是甚麼專長,
反而像術士般,不明所以地唸出咒語來,居然有效,
然後,碰巧又在人生旅途中遇上了其他術士,
大家有時候成群結隊,一起分享那些念咒的心得,
有時又會孤零零地一個人面對著恐怖的怪獸。


就這樣日復一日地打怪,偶然間坐下一想,
原來我們這些術士都是靠著那些怪獸養大的,
而怪獸其實也永遠都殺不死。

某種程度上,這世界其實已經變成怪獸的,
術士或是勇者的存在,只是為了帶給人們希望。

用血汗換來的,多廉價的希望啊。


這幾年體認到,不轉職自己就永遠是只棋子,
也是時候想想未來幾年的人生方向了。


難的真的不是找工作,而是找到人生的方向。


至於那些傷害我的,
你們只是在用自己的血砌自己的墓。

新工作

休息將近一個月,身體狀態也稍微正常一些。

在這邊跟各位說一聲,
不用擔心,我已經找好工作了。

年紀越大就越覺得好多事情不用太計較,
即便是工作也是如此。

如果在哪裡看到了我,也請不要覺得太奇怪,
畢竟我也是人也要掙錢過生活啊..

休息

很多人都說「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對我來說,休息似乎是用來凸顯自己人生的荒廢。


五月初離職,到現在也十來天了,
回溯這段時間,像是做了些甚麼卻也像甚麼都沒做,
總有種自己不事生產會讓人生走向敗途般的焦慮。

如此狀況過去也發生了幾次,
總有種「哎呀人生真的是不斷地重蹈覆轍」的感覺。

說到底,我也只是在發牢騷而已。


休息到現在,和身邊幾個朋友碰面聊了聊,
才發現,即便是在社群網路發達的現在,
自己和朋友間還是有好多事情都沒同步到。

通訊科技終究還是沒能填充人與人的距離啊。


和朋友見面,第一句多半是問我下一步該做甚麼,
嗯,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這種人生謎題能不能開放 call-in 求救啊。


或許一些找不到答案的事情,就不該試著去追求答案。

下雨

稍早看到新聞,心裡其實沒有特別大的波動,
覺得死刑執行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像是場突如其來大雨般的執行,
傾盆大雨下完,人們被雨淋得狼狽不堪。

雨總是會停,但我們還是該面對會下雨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