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Diary

主流或非主流/一年就這樣過了

覺得很久沒有寫 blog,想想也該來更新一下。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算不上是主流類型的人,
認知、喜好都不大主流,長相、個性更稱不上是主流。

要說是邊緣人嘛.. 也不是主流的那種邊緣。

高中時曾經有同學跟我說:「我覺得啊,你是個完全沒有特色的人」,
當時有點受傷的感覺,但現在想想,反而覺得這似乎是種稱讚。

畢竟要一直受人矚目,一直在主流的壓力也是很大的,
只是身在當中理智與感知可能會被蒙蔽,
要到火燒到了眼前、燙了、受傷了才會發現。


然後就這樣逃啊逃地活到了現在,某種程度上好像也是種悲哀。


2016 發生了很多事情。

我離開了那份獨自撐了兩年,以為可以做出甚麼成果的工作,
跳進另外一間公司,開拓了新的視野,認識了許多新朋友,
雖然過程不全然是開心的,但身心狀況好轉許多。

而從我第一份工作,萬眾矚目的 KKBOX 離職之後的壓力,
也在四年後的現在稍顯雲淡風輕。


說實話,到現在看到 K 社的人事物我還是會怕。


人生有多少次機會?

或許只要好好活著,就有無窮盡的機會吧。


讓人感到不安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希望明年大家都能過得更好。

實在很不愛處理人際關係的事情

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刪除或是封鎖人了。

這真的不是踩到底線還是甚麼,
只是覺得,要去維持這樣的人際關係好麻煩;
不該出現誤會的事情就一定會出現誤會,
覺得不會被錯誤解讀的話語,最後就一定會被錯誤解讀,
我實在很厭倦一再地處理這些事情。

要討厭我就討厭我,要喜歡我就喜歡我吧,
人生實在不該被框限在那種磨來磨去的圈圈裡。

最近

最近發生好幾起兇案,看著心裡實在是難過。


人有沒有決定他人生死的權力呢?

輕易地殺了一個人,和輕易懷孕生下小孩,
到底是誰的罪孽比較深重呢?

這問題大概也沒有甚麼答案。


最難過的點其實是沒有好好說再見。

新工作

休息了一個月之後,在六月我開始了新工作,
因為一直有人問,就寫個文宣告周知吧。


新的工作能接觸到更多程式以外的事情,
我也真的希望自己十年後不要還是靠寫程式過活,
那樣的生活太痛苦了。

能多學到甚麼呢,我自己也充滿期待呢。


想找我聊聊天吃吃飯的朋友,也請不要客氣,
工作忙碌之餘,該見面還是要見面的。

休息

很多人都說「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對我來說,休息似乎是用來凸顯自己人生的荒廢。


五月初離職,到現在也十來天了,
回溯這段時間,像是做了些甚麼卻也像甚麼都沒做,
總有種自己不事生產會讓人生走向敗途般的焦慮。

如此狀況過去也發生了幾次,
總有種「哎呀人生真的是不斷地重蹈覆轍」的感覺。

說到底,我也只是在發牢騷而已。


休息到現在,和身邊幾個朋友碰面聊了聊,
才發現,即便是在社群網路發達的現在,
自己和朋友間還是有好多事情都沒同步到。

通訊科技終究還是沒能填充人與人的距離啊。


和朋友見面,第一句多半是問我下一步該做甚麼,
嗯,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這種人生謎題能不能開放 call-in 求救啊。


或許一些找不到答案的事情,就不該試著去追求答案。

下雨

稍早看到新聞,心裡其實沒有特別大的波動,
覺得死刑執行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像是場突如其來大雨般的執行,
傾盆大雨下完,人們被雨淋得狼狽不堪。

雨總是會停,但我們還是該面對會下雨的事實。

停停走走

暨完全停止學業,本月月底我也將停止我的工作。

要講出些理由不難,把話說得好聽其實也很簡單,
但我想最容易讓大家理解的說法,還是「我累了」。


總以為自己可以一直在某條路上穩穩地走下去,
但平順的學生生活結束,踏入社會後才發現,
原來,自己的熱情和衝勁不如自己所想的源源不絕,
當熱情燒完,衝了一段距離發現終點仍看不見,
也只得嘆嘆氣說,哎呀原來我也不過如此。

承認自己做不到其實也沒那麼可恥,
可恥的是不敢停下來,或是說,不知道甚麼時候該停下來。

越是接近暫停的時間點,
心中就越有「哎呀終究我還是逃走了」的輕鬆與罪惡感。

明明下定決心了不是嗎。


哎呀,我實在不知道該寫甚麼了,就先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