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停走走

暨完全停止學業,本月月底我也將停止我的工作。

要講出些理由不難,把話說得好聽其實也很簡單,
但我想最容易讓大家理解的說法,還是「我累了」。


總以為自己可以一直在某條路上穩穩地走下去,
但平順的學生生活結束,踏入社會後才發現,
原來,自己的熱情和衝勁不如自己所想的源源不絕,
當熱情燒完,衝了一段距離發現終點仍看不見,
也只得嘆嘆氣說,哎呀原來我也不過如此。

承認自己做不到其實也沒那麼可恥,
可恥的是不敢停下來,或是說,不知道甚麼時候該停下來。

越是接近暫停的時間點,
心中就越有「哎呀終究我還是逃走了」的輕鬆與罪惡感。

明明下定決心了不是嗎。


哎呀,我實在不知道該寫甚麼了,就先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