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我們都曾像夸父一樣追著太陽,
只看向那發光發熱的火球,不畏困難地追逐著,
但卻忘了夜晚月亮的陰晴圓缺,也有筆墨無可形容的美。


接續年初年中的混亂,一切事情到了年末還是沒個結尾的感覺。

與往年不同,今年做了許多取捨,
工作、學業、甚或是人際關係,都做了一些微調。

或許是越來越老了,夢想與理想都越來越小,
小到有時候沮喪得想把他們都放掉算了;
「放下」,說得簡單但做起來難,
或許真要到人生的最後一天,才能真的放下。

生命這麼可貴,總要磨耗在值得的事情上,
對我來說追逐太陽似乎不是最好的選項。


倒也不是說就此放棄發光發熱或是追逐夢想,
只是開始覺得,「夢想」這東西就如月亮般盈虧,
一旦圓滿,也就會有開始虧蝕的時候,
自己該學的,或許是去欣賞那月虧時的不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