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翻

又打翻了回憶的箱子。

箱子中的碎片散落一地,在微恙的夜裡顯得格外尖銳卻剔透。
我撿拾著碎片,任憑它們劃過我的指尖,
汨出的血證明了自己曾經存在過,拼貼著自己的那一幅作品。

望回看,一路走來有好多好多的碎片,凡撿拾起的都收進了回憶的箱子。
但腳步蹣跚的我,常常為了撿起一個新的碎片而打翻了整個箱子。
蹲在人生路旁撿著這些碎片的我,在那些過路客的眼中,
或許只是個因為太常見而可以忽略的風景吧?
其實,我只是不想強硬地敲碎某些碎片只為取美好的邊邊角角,
也不願倉促地把那些碎片硬塞到那整張作品上罷了。

回憶的箱子越來越重,作品的完成速度卻越來越慢。

該放下一些了嗎?放下了就可以站穩腳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