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ed

總是會有那麼一刻,想起那些令人心頭糾結的往事,
那樣的痛會隨著時間慢慢地平復,
無論如何,每當夜深人靜獨自一人時,
看似平靜的心海,會被那已不復洶湧的浪濤湧噬。

這樣的過往真的能擊敗我嗎?
或者該問,我既然還能站在這裡,就該繼續前進不是嗎?

是啊,該繼續前進,這答案是如此地顯而易見,
可碰觸那心繩上的結,卻又要裝作不在乎是多麼困難。

我相信,忽略也是要學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