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就這樣到了

我真的覺得,跨年這件事情是非常人為的,
不過這倒不失為大家相聚的好理由。

跨年的事情我不是很想在這篇寫,
所以這個話題就先擱著吧。


沒想到再打開這篇文章,已經是三月了 (默)

在跨年後,不長不短的這幾個月倒發生了很多事情,
學業上、生活上、甚至是工作上都有了許多變化;
截至目前為止,我仍無法辨明這些個轉變是好還是壞,
能確定的是,它們不會因為我想維持現狀而停止。

因為我實在是太懶得把所有事情都交待得清清楚楚,
就大致說一下這三個月的事情吧。


一月份,上學期的結束卻讓人感到坐立難安,
主要的原因,是我仍然無法完成我的碩士論文,
而 lab 有幾位同學正在為口試而忙,
相較之下我真的甚麼都不是。

沒記錯的話,我某天應該跟老師談了好幾個小時,
在那之前,認真的想過了各種可能的選擇,
像是如果放棄學位,之後該做什麼,
或是,為此多念了半年或是一年,又能得到什麼..

得到的結論是,如果我連現在這個當下都無法做好,
又有甚麼資格談論,或是說,空想著未來呢?

我對自己一事無成感到忿忿不平。


二月,我的生日。

今年的生日依舊平凡,老媽煮了頓豐盛的晚餐,
沒有蛋糕臘燭,沒有生日快樂歌,
一家能聚在一起吃頓好吃的,吾已心滿意足。

諷刺的是,吃完晚餐後,自己卻早已累壞,
沒多久便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醒來已是隔天的事了;
嚴格地說,我最近幾個月幾乎都重複著這樣的循環,
有時連晚餐都沒辦法好好吃完就睡昏..


再打開這篇文章,居然已經快六月,
這樣下去文章可能會寫不完 Orz

剩下的內容,我都用一兩段文字帶過好了。


二月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我又去了一趟日本,
不過遊記我沒時間寫,也大概不會寫;
大家就到 Flickr 翻翻照片好了。


三月,依舊是被煩忙的工作轟炸,
我甚至質疑起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這樣忙,
難道只是為了那還不足以餵飽自己的薪水嗎?

或許在心中,有個想把我自己累死的小矮人吧。


四月份。

我真的忘記我這個月做了什麼,
只記得論文進度正以我想像不到的速度逼近,
還有,四月底被一通電話抓去了台中,
忙到隔天早上才狼狽地回到台北。

對於被抓去台中這件事情,
我真的覺得不是金錢或是什麼關心就可以彌補,
也不希望未來自己就真的只是這樣勞勞碌碌的人。

我知道我值得更好的待遇,為此我要更努力。


五月,論文的雛形已經出現,
但距離六月不遠的現在,我真的很惶恐。

開始寫論文便發現,自己過去真是缺乏訓練,
一直到四月後,才開始惦記著論文進度,
距離口試也沒多遠了,我到底在想什麼呢?

無論如何,加速完成吧。


唉,我真的是越來越不會寫 blog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