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寫過年時的事

是的,如果您還記得,過年時我都會回去屏東。

前年我帶了工作跟電腦回去,
但事後證明,我沒時間把工作做完;
而去年帶了 Wii 回屏東,想說大家一起玩應該不錯,
可最後也是因為大家忙著做別的事而沒玩到幾次..

於是今年回南部時,我既沒帶工作也沒帶 Wii,
而是準備了新買的磨豆器、AeroPress 與牛奶發泡器,
還有一包從生態綠買來的豆子,打算過個能喝到咖啡的年。

除夕前一天回到屏東,晚上便試著煮了咖啡,
AeroPress 壓出來的咖啡風味果然理想,
它既不像 espresso 機煮出來的這麼強烈,
也不像美式咖啡壺這樣淡薄,剛好是我喜歡的那樣 :p

雖然生態綠的老闆說 AeroPress 做拿鐵有些不足,
但熱了牛奶並用發泡器噗滋噗滋 (?) 了幾下加進去後,
做出來的拿鐵倒也還在能接受的範圍,真是太美好了 =w=

至於磨豆器嘛,剛開始的時候還覺得滿新奇的,
可隨著想喝咖啡的人數增加,磨豆變得不大好玩啊。

不知道是和磨豆器不熟,還是真的要花這麼多時間,
我要連續磨兩三分鐘才能換到一杯咖啡的粉量,
不久,磨豆器也變成大家傳著玩的玩具了。

所以說,磨豆子跟玩 Wii 的樂趣相當啊,大家都搶著玩呢  ̄▽ ̄

如此這般,除夕當天豆子只剩下一半,初一則是全數磨完,
就連在生態綠請老闆預先磨好的咖啡粉也用完了,
消耗速度整個就是超乎自己想像啊。

所以說,明年應該要直接帶個兩三磅豆子回去屏東嗎?

除夕豆子快用完時,便開始查過年期間正常營業的咖啡店,
最後,找到了高雄的都提咖啡,過年期間仍然營業。

不過,因為沒有仔細看完營業時間,
到了高雄才發現週日他們是沒有營業的,
於是就這樣撲了個空,到初二才又再去一次。

到了都提才知道,原來豆子是要先行預約烘焙,
但老闆仍親切地拿了店內備用的豆子給我,
這才解決了沒有咖啡可喝的無奈狀況。

和老闆聊了幾句才知道,他們從台中到高雄開店,
令人意外的是,南部喝咖啡的人也不少,
而且,單品咖啡其實在那邊還滿受歡迎的,
喝咖啡在台灣似乎真的越來越流行了呢。

另外,都提還提供咖啡烹煮教學,
在台中或是高雄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逛逛嘿。


是說,我真的忘了當天到底買了哪支豆子 Orz

和生態綠的安地斯漫步比起來,
那支豆子有比較重的焦味與酸味,
當然,不是那種讓人喝不下去的恐怖味道。

不過會造成這種狀況,
也有可能是我磨得刻度不大對就是了.. ||

所以說,我還要多多練習才能煮出好喝的咖啡,
距離我能夠煮咖啡給大家喝的路還很遠啊。
是的,在此之前大家喝到的都是試作品,啾咪 (喂)

嗯,這樣說或許有點奇怪,
我覺得喝到的豆子有種高雄感,很特別 :p


希望我能安於 AeroPress 的風味,
不然之後的設備都好花錢。

中南部的人就跟中南部的天氣一樣直爽呢;
這麼說,我或許只是個偽南部人。


每次回到屏東,我們都會到東隆宮拜拜,
回到家查了下才發現,原來他們也有部落格
十分現代的 weblog 加上古老的宗教活動,
這種衝突感實在是太特別了,啊啊。

在拜拜時,有個人一直在我附近出現,
雖然是個陌生人,但總特別在意,
沒多久我就開始想著,根據六度分隔理論,
其實我身邊應該有人認識這個人,
又或許,我可以在網路上輕易發現這個人。

如果真是這樣,那其他人應該也是如此,
但我的經驗告訴我,這只對依賴網路者有效,
至於認識的朋友,僅能看自己的社交網路有多大了。

真的沒有毫無連結的節點嗎?
應該還是有吧,像是住在山上的隱士之類的..?

唉唉,總之這只是個莫名奇妙的胡思亂想。


東隆宮其實有二、三樓,只是外來客很少去拜,
不知道這樣那些神會不會抱怨呢。

有人說我拜拜不專心..
我好像做什麼事情都不大專心,嘖。

好吧,今年至少要試著專心把論文做完,
我真的很想準時畢業啊 (抱頭搖晃)


喔,對了,我在屏東的 7-11 拿到了這個:
DSC00230

然後我發現,SE C702 照相的時候除了留坐標外,
似乎還會留下我當時所在區域的基地台資訊,
突然覺得有點恐怖,好像隨時都能找到我的感覺 @@


過年期間還有些比較有趣的發現,
像是高雄市到處都可以看到很大間的排骨店,
還有不斷出現的火鍋店、燒肉店等,
看著看著就覺得,高雄人會不會很容易痛風啊?

後來看到這個:
DSC00237

雖然讓人不禁會對上面的問題聯想,
不過,這應該不是問題與答案吧 =__=

順帶一提,這家診所就位在美麗島站旁邊,
奇妙的廣告和車站建築真的很具戲劇張力啊 (飄)


必須說明的是,我身邊從高雄來的朋友其實都滿健康的。


嗯,雖然還有些家族的事情,
不過這些算是私事,就不多寫了。

最近總是好事壞事一起發生,有些讓人吃不消。


家人與朋友,永遠都該放在第一順位,
但尚未成為家人的朋友嘛..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