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休息了幾天,昨天騎了車去基隆。

天氣很好,一路上沒什麼特殊狀況,
約莫一時二刻,便已在學校停好了車。

在系辦踅了一踅,和助教、老師寒喧了幾句,
方好聊到學校某單位某助教寄黑函的事情,
聽了一下才發現,好巧不巧就是我遇到的事。

詳細經過嘛.. 跟我熟的人應該都聽說過才是,
這件事情讓我了解,即便工作做得再多、再完美,
你還是無法取悅職場上的每一個人,更甚者,會下手陷害。

只是我沒想到,這件事情可以搞到這麼大。

是說,既然過了就當作不知道吧。


習慣了系辦的 Espresso 機,最近越來越會蒸牛奶了。


老實說,我不是很喜歡每週四的專題演講,
雖然不時會出現有趣的題目,但有時卻是單位動員,
把幾個系的學生集合到演講廳,創造參加者眾的畫面..

在台上講演的校友,因為經歷過同樣的事情,
對於學生們要在外邊簽到,或是被指定發問這件事情,
似乎也就當是自然發生的美麗的錯誤。

這兒有段插曲,在講演開始前主校區一度停電,
本來還暗自竊喜,覺得可能不用去上課的,
但,就在開始上課前復電了,這真是令人失望啊。

講演一如預期地令人發懶,唉。


下午騎車回家時,差點撞上了違規騎車闖紅燈的伯伯,
才想著這樣很危險,自己卻也不慎碰撞了計程車,
不一會就被司機叫到路邊去,還好沒發生什麼事 @@

在馬路上還是要多多注意週遭才是。


對於能夠冷靜地面對氣急敗壞的人這件事,
我自己也覺得十分神奇,以前的我是沒法這樣的啊。


就在快回到家,台二線出現了異於以往的車陣,
看到救護車往台北醫院方向開去,便猜想是出了事故。

花了好些工夫騎到回家的路口,看到的畫面有點不真實。

警察在路邊詢問目擊者,旁邊站著因痛哭而癱軟的騎士,
而在路上,一台機車倒在那兒,一頂安全帽、一灘血。

「這就是半罩安全帽能夠提供的保護」

對於這樣的結論,我著實嚇著了。


對於自身安全,還是不能存著僥倖的心態,
在這回家的路上,我得到了許多想法。


回到家,吃完晚餐後沒多久便在電腦前睡著,
晚上還接了老弟的電話,說電腦出現異狀,
憑著睡到一半被叫醒的意識,竟也回答了問題,
凌晨睡醒時問了問狀況,確實是電腦中毒了。

修電腦修到可以在睡醒的時候回答問題,
對於這件事情,我也感到不可思議。


如果可以在半夢半醒的時候跑完實驗進度就更好了 (誤)


阿汪說這期科學人有我最近感興趣的議題,
趁著拿小海 CD 給 timdream 時,去誠品買了一本。

除了被陌生的生物名詞搞得有點頭大外,
讀完後的小小心得是,答案或許確實存在,
但能不能找到,與什麼時候被找到,似乎仍是未知。

我不是個樂觀主義者,但我仍相信奇蹟的存在。


最近與人們相處的心得:跟 TCP/IP 很像啊。

當 ACK 沒有回應時,前面的 SYN / SYN-ACK 都是白搭,
但若要 establish 這段連線,你還是要不斷地 SYN / ACK..

這段話大概只有搞網路的才會會心一笑吧。


不過,最近我是處於連不上就關機的狀態就是了。


說到網路,最近家裡的 ADSL 在深夜過後都會鬧斷線,
到底是因為電話線路差,還是附近的用戶都在晚上上網呢?

說到附近的用戶,前幾天才知道我家隔壁棟有出租給學生,
難怪到了半夜還是能聽到隔壁有人活動的聲音,嘖嘖。

所以可以合理的懷疑,因為學生多,所以網路品質變差了嗎?


喔,對了,我也看了科學人雜誌其他的文章,
像是熱力學第二定律,意外的有趣啊。

是說,我認識讀物理的人,好像都不大喜歡熱力學?

大概就像是我不喜歡寫程式,也不大喜歡修電腦一樣吧?


說到熱力學,「熵」這東西在資訊領域有別的解釋呢。


其實生活中的許多現象,好似也是如此,
但是,所謂最終的平衡狀態,短時間看似乎不存在。

「其實生活並不是一成不變的」,
沒想到看科普雜誌,竟也能得到這種心得啊。


年底了,手邊工作還是快點飆完得好,
要是像去年一樣一路積欠到過年,
就又要上演回老家寫程式的驚人劇碼了 = =


我的 Blog 已經可以單向轉信到 BBS 個人板了,
加上其他的 Blog 點,文章同步已業告完成,
不過回應部份還是散落各處,同步的工程有點浩大,
要改的東西太多,就改天吧 (炸)


松韻最近正在尋覓有鋼琴的練習場地,
如果身邊朋友在台北知道有不錯的場地,
而且是免費,或是僅需小額付費的,還請介紹介紹。


提醒自己,要對身旁的人心存感激,
因為,無論是好是壞,他們都讓你有所成長。